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从数据看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从数据看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气候谈判大会与2°C目标/气候谈判或将摒弃2°C目标

今年十二月在巴黎举行的气候谈判大会或将摒弃“2°C目标” (Doyle and Wallace 2015) 。这一举措毫无疑问会带来深远的影响,成千上万人将见证这一幕。巴黎会议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问题:当全球温度相比于工业化前上升2°C时,到底会造成多坏的影响?

2°C目标一直都是不切实际的,斯坦福大学能源建模论坛在2009年就批评了这个目标的不可行性(Clarke et al. 2009)。联合国气候变化政府间专家委员会认定,除非我们能利用生物能并大规模实现碳捕获和储存,才有可能实现这个目标。这并不是一个唾手可得的目标,距离我们实现商业化利用生物能并大规模实现碳捕获和储存仍然任重而道远。不仅如此,近年对页岩油气的开发也在极大地损害可再生能源的竞争力。

国际气候谈判大会不再徒劳地希冀达成合作解决方案 (Barrett 1994),转而青睐慢慢兴起的更加现实的承诺-考察制度 (Bradford 2008)。中国、欧盟、印度、日本和美国等大国早在巴黎气候谈判大会之前便公布了他们的减排目标,丝毫不留协商的余地。再加上所谓的“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也证实,不管每个国家嘴上说的多好听,却没有一个认真把升温控制在2°C内的 (Jeffery et al.2015)。

气候变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气候变化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尽管细节不多,但也可大致从各个领域总量指标看出气候问题的影响规模,例如全球福利的变化。图一是27项环境变化对总体经济影响的发表估测。全球温度上升2.5ºC对于普通人来说意味着收入减少1.3%——这个数字是11项影响估值在温度上升2.5ºC时的平均值。尽管Pindyck (2013)对这些估算的数据颇有微词,但这些结果都是由一系列公认且完善的理论推导出来的。

 

图一:气候变化每年对全球的总影响:折算为福利收入与前工业社会起全球地面温度年平均升温的函数关系曲线

1

注:图中圆点表示初始估值,实线为最佳分段线性函数拟合,虚线区域表示95%置信区间。

 

仅有27项估计值还不足以得出结论。研究者们对这些净影响的正负持否定态度:气候变化对福利的影响有负面的但也有正面的。不过其影响变化幅度得到了研究人员的一致同意。几个百分点的收入波动与气候变化这两件事对福利造成的影响相当。

  • 也就是说,一个世纪的气候变化对福利的影响相当于一年经济增长对福利的影响幅度 (+/-)。

最初的变暖总体上还是有利的,但持续的变暖将导致弊大于利。最初的积极影响并不代表着可以放纵温室气体排放。当全球升温达到1.1ºC后,净影响就会不可避免地变为负面的。这使得最初环境变化带来的收益化为乌有。

图一中的实线是最小二乘法分段线性拟合模型。也是唯一可以与现有数据匹配的影响函数模型,尤其是Weitzman (2011) 和 Golosov et al. (2014)提出的高度非线性函数模型等均无法做到这一点。

实际的不确定度很大,图1中的置信区间可能比实际的要大,这也许是由于相关专家过于自信,并且推导出27项影响估值的研究人员之间相互熟识。从置信区间的值来看,只有升温达到3.5°C后气候变化的影响才明显起来,不确定性右偏。同等幅度的负面影响比正面影响出现的可能性更大,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世纪的气候变化的影响

不比经济增长停滞十年更糟。

图二展示了全球升温2.5˚C对不同国家的预期影响 (Tol 2015),并且按照国家个人平均收入从低到高排名。这是由于全球财富集中在少部分国家,使得大多数国家的负面预期影响都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图二:全球变暖2.5°C的气候影响等效福利变化

2.

注:图中表示的是全球变暖2.5˚C对各国每年的总影响用等价的收入变化(与工业化前相比),与个人平均所得的函数关系。

 

发展中国家不相称的脆弱性

总的来说,气候变化对发展中国家的负面影响更为严重。发展中国家这种不平等的脆弱性有三个原因。

  • 第一,越贫穷的国家越缺少防护。

不同行业对气候变化的抵抗力不同。富国的制造业占经济活动比例更大,这在某种程度上抵御了天气和气候异常的影响。就经济体规模而言,贫穷国家农业和水资源更为重要,也就更易受恶劣气候的影响。

  • 第二,贫穷国家所在地区一般较热。

越热的地区生态系统越接近生物物理学极限,而且无法参照其他国家的习性和技术。

  • 第三,贫困国家缺乏能够保护他们免受气候问题困扰的现代科技和体系,比如说空调、疟疾药、农作物保险。

贫穷国家缺乏调动资源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能力和政治意愿,所以农业灌溉和海岸防护普遍不发达。

有两种办法可以减轻气候变化对贫穷国家的过度影响:控制气候变化,减少贫困。为此有五分之一的官方发展援助 (ODA, official development aid) 被调拨给气候政策 (Tol 2014)。对任何国家来说能源都是发展的关键。在所有能源中,煤炭发电是最廉价的一种,但释放出的二氧化碳量也是最多的。过于激进的气候政策可能会加剧气候变化的不良影响。

总结

总的来说,摒弃2ºC目标并不是一件坏事。最严重的影响往往出于贫困而不是气候变化。而其他影响不太可能对人类福祉造成实质性的作用。

 


本文与VoxEU联合发布,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作者:S·J·托尔,苏塞克斯大学经济学教授,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气候变化经济学教授

翻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神奇小张伟

校对:【教育无边界字幕组】 misssty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