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

如今,技术创新者和CEO们似乎对未来将带来什么感到“乱花渐入迷人眼”。

新生产技术让人们对被某些人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产生了狂热的兴奋。未来几年,机器人和自动化方面的技术进步将提高生产率和效率,为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但是,除非实施合适的政策提振就业增长,否则劳动力需求是否会随着技术长征的前进而继续增长还不得而知。

最新技术进步有三个偏向:它们大多是技术密集型(因此有利于已经掌握了金融资源的人)、技能密集型(因此有利于已经掌握了高技术熟练度的人)、劳动力节约型(因此降低了经济中低技能和半技能型岗位的总数量)。而机器人和自动化在第三次工业革命尘埃落定前就取代了蓝领制造业就业岗位。

过去几十年来,智能软件的快速发展也许是决定即将到来的制造业革命的最重要力量。软件创新,加上3D打印技术,将为拥有足够教育程度参与其中的工人打开大门;但是,对其他所有人来说,这场革命好像发生在别处。事实上,未来工厂可能由1,000个机器人加上一名操纵它们的工人组成。就连商场楼面,Roomba机器人也能比任何工人更好更廉价地打扫完毕。

对发达国家来说,这也许已不是新闻。毕竟,在过去30年中,亚洲新兴市场的制造基础一直在取代西欧和北美等旧工业力量。但没人能够保证服务业就业的增长能一直抵消因此造成的工业工作岗位流失。

首先,技术让许多服务业岗位也变为可贸易性质,因此可以离岸化外包给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而最终,技术还将取代新兴市场中的服务业岗位。

比如,如今,纽约的病人可以将其核磁共振成像通过数字格式传给(比如)班加罗尔,由那里的高技能放射科医生来查看,其成本只有纽约放射科医生的四分之一。但电脑软件能够以比班加罗尔放射科医生更快、更好、更廉价地查看成像还需要多久?

类似地,在未来十年,生产iPhone和其他消费电子产品的富士康计划用机器人代替120多万中国工人。要不了多久,语音识别软件也将取代班加罗尔和马尼拉的所有呼叫中心。

减少就业岗位的技术创新将影响教育、医疗、政府甚至交通。比如,如果顶尖教师可以提供日益成熟的在线课程供数以百万计的学生学习,我们还需要那么多教师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所有这些前教师到哪里去谋生?

政府也在摆脱劳动力,特别是饱受高赤字和债务负担重压的政府。此外,通过改变向公共提供服务的方式,电子政府趋势可以凭借生产率的进步抵消雇用人数下降的影响。

就连交通都在被技术革命。不消几年,无人驾驶汽车就将让数百万就业岗位成为历史。

当然,资本密集型、劳动力节约型技术创新,加上与此相关的赢家通吃效应,也是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加剧的原因。而不平等性的加剧又会拖累需求和增长(并成为社会和政治动荡的来源),因为它将收入从支出更多的群体(较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家庭)抽走,分配给储蓄更多的群体(高净财富个人和公司企业)。

显然,这不是世界第一次面临这样的问题,而历史可以作为解决它们的样板。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领导人试图让工业化的副作用最小化。童工已被发达世界彻底杜绝,工时和工作环境也越来越人道,还建立了社会安全网保护弱势工人、稳定(常常十分脆弱的)宏观经济。

当我们开始寻找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挑战的开明方案时,有一个总主题十分重要:来自技术的收益必须分给比目前的得益群体规模大得多的广大人口。这主要要靠教育。要建立广泛繁荣,工人需要技能参与数字经济带来的华丽新世界。

即便如此仍有可能不够,此时就必须为工作被软件和机器取代的人提供永久收入支持。在这方面,我们需要仔细关注历史经验。

———————————-

本文系与Project Syndicate联合发布

作者:Nouriel Roubini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教授

话题:



0

推荐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1014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