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金融市场到底有多重要?

金融市场到底有多重要?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经历了悲痛的2015年之后,2016年在一开始就再次给全球股市致命的一击。这个新年对中国来说并不顺利,而在之前的2015年中,中国股市也上演了一出“前半年股票上涨54%,而在一个月后就全盘皆输”的“过山车式”大戏。

image (14)

上证综合指数2014/15(横轴:2014年9月至2015年8月) 来源: markets.ft.com

然而,实体经济却缺乏这种“激情”。2015年美国失业率平稳地由6.6%降至5.6%,其季度GDP增长也始终保持在3-4%之间。“实际”产品和服务的多少、就业人数的多少、以及正在进行的投资的多少,这些都还是由实体经济说了算。那么金融市场真的重要吗?还是我们应该只关注实际措施?

教科书告诉我们:金融市场是前瞻性的,但真正有指示意义的还是历史。股市的起伏能告诉我们实体经济的未来前景,但即使有这种说法,金融市场也只是一面镜子——它被动地反映了经济,却不能主动影响它。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有人不喜欢他镜子里的腰身,他应该改变自己的习惯而不是换镜子来解决问题。如果真是这样,美国的金融业早已在这面“镜子”上浪费了1.26万亿美元,而这些钱原本应该用在“砖头水泥”这种实实在在的事上。

当然了,实际生产需要资金。因此我们应清楚,初级金融市场能通过向企业提供新资本来创造价值。但绝大多数的交易活动却发生在二级金融市场,在那里没有新资金的形成。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和其他投资者通常会在圈内互相拿二手股票和债券来交易。实体公司并未参与,那么它们就一定没利可图吗?

当然不是。在一份名为《金融市场的真正影响》(The Real Effects of Financial Markets)的文件中,我和Philip Bond教授、 Itay Goldstein教授指出了在不提供新资本的前提下,二级金融市场能够提高实际效益的两条途径。

第一条是动力。管理者的股份、选择和名誉都取决于股票价格。因此,诱使他们采取实际行动的动力将取决于这些行动对股票价格的影响程度。如果因为思想不缜密的交易者用短期收益而非长期收益来评价一个公司,导致金融市场效率低下,那么股票便会反映前者(短期收益),而管理者也会更关注前者。但在一个活跃的金融部门中,投资者们会用批判的眼光来评价一个公司的品牌、战略定位和创新能力,这便确保了股价会更贴切地反映公司的长远发展——这也促使管理者从长远角度思考问题。

第二条是借鉴。在实现公司长期价值的关键驱动力中,有很多都很难以被客观地评价,比如它的战略定位。像一个有效的投票系统一样,股价把上百万投资者的信息以及他们各自的观点汇集起来,归纳成了一个所有人都能自由使用的数字。例如,当一个银行决定是否放贷、一个工人不知选择加入哪个公司、或是一个顾客或供应商决定是否建立长期合作关系时,他们都能借助股价(以及其他方法)来引导自己做出决定。

更重要的是,股价还能用于管理公司。公司里的很多重要决策,都是管理者将其内部信息和外来观点相结合的结果。虽然请个顾问要花上百万,可股价却是一个免费的公司决策质量指示标志。的确,研究已经指出,董事长完成并购交易的可能性取决于股价对这项宣布的最初反应。例如,惠普(美国计算机公司Hewlett-Packard)的前董事长Carly Fiorina放弃了她对普华永道(PWC)咨询部门的投标,因为投资者“已经用他们的股票表明了立场……我意识到[他们]的观点是对的。”泛泛来讲,当公司的股价高时,公司越容易得到增长机会,这时董事长便会加大实际投资——股价能提供的信息越多,这种效应越明显。

当然,金融部门越大并不代表它就越高效,而且并非所有交易都是有益的。股价可能被操控,这样价格里所含有的信息量就会减少,而非增加。

但是一个高效的金融部门给实体经济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决策者所面临的挑战,就是要调动金融部门的巨大资源来提高市场价格的信息性。方法之一便是鼓励投资者下大赌注,确保有足够的动力驱使他们收集深层信息,而不是只依赖于随随便便就能看到的盈利数字。当股价反映的是长期价值而非短期价值时,管理者的决策也会如此。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 Alex Edmans是伦敦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曾任教于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同时他也是国家经济调查局的研究员,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以及欧洲公司治理研究所的研究助理。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周森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