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加息的脚步你慢些走

加息的脚步你慢些走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近来全球市场的剧烈震荡,导致市场急剧波动的原因众多,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对美联储的加息预测—有人甚至认为加息最早将在9月进行。

在此时加息的确是有正当理由的。美国经济已经恢复了一些动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其经济增长在2015及2016年达到3%,今年的通胀率为0.1%,2016年将达到1.5%。在经济恢复正常时,逐步取消诸如大萧条时期采用的扩张措施是很有必要的。而且正如大家所言,美联储已明确表示将减少扩张性政策的使用,如果不加息,其公信力将大大受损。

然而我认为有足够的理由美联储应该推迟加息,并在下一季度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

经济复苏不尽人意?

美国经济仍然疲软。从历史数据来看,经济复苏时期3%的增长率是不尽人意的。过去几十年的几次经济复苏,当产能利用率的提升推动了生产力和投资的增长时,经济增长率通常会达到4%甚至5%。过去的三十年里,在没有受到劳动力市场成本压力的情况下,美国经济增长了2.5%左右。有评论认为缓慢的经济增长是由人口因素导致的劳动力减少、生产力低下造成的。

然而我认为潜在产出可能被低估了,而通胀倾向却被夸大。我的理由如下:

美国劳动力市场运行良好。失业率降为5%而且并未产生过热现象。就业成本指数 (ECI) 显示工资增长率出人意料地低。其中一个原因是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在经济恢复期有所提升。在过去几年中市场提供的新就业机会大多是自雇、短期合同或兼职的工作。具有完善社会保障的全职工作反而鲜见。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正经历着“优步化 (Uberization)”过程,意味着工资设定过程的平衡状态已经改变,市场需求对工资和通胀的影响将需要更长的时间来体现。

同时,源于数字化和全球化的技术转变也正影响着经济表现。据花旗集团的估计,受到数字化影响,接近一半的工作将在未来几十年中消失,对技能和培训要求较低的工作将首当其冲,而行政工作、会计、物流、银行业、服务业和其他很多行业也很可能受到影响。这意味着公司可以在改善客户服务的同时节省员工编制及生产成本,这将再一次导致工资设定过程中平衡状态的变化。

依我看,央行官员们低估了正在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在类似美国、英国及北欧国家的技术导向型经济体中,传统的宏观经济模型有可能高估劳动力市场中的成本压力。

新兴市场:处境艰难

本轮市场动荡对新兴市场造成了尤为巨大的打击,就连中国的经济增速也有所放缓。这可能对全球经济具有实质影响,大宗商品价格的下滑就是一个明显的暗示。中国政府需要接管这一局面,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其导致的疲软汇率是必经之路。同时果断应对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负债水平。考虑到中央政府的财政实力,可以发行更多债券、接管并重组不良资产,并依靠结构性改革来巩固这些政策。保障需求和处理坏账固然重要,但将结构性改革提上日程以及进一步开放经济则更加关键。

其他新兴市场也同样感受到了压力。低迷的大宗商品价格、巴西石油公司 (Petrobras) 的腐败调查以及日益加剧的国际经常性账户收支失衡,三重打击使巴西陷入经济衰退。其余南美各国的经济增长率接近2%,远远低于过去十年4%的平均增速。俄罗斯与乌克兰持续升温的冲突更加深了市场的担忧,如果俄罗斯继续推进冲突,势必导致更加严格的制裁。同时土耳其政局也动荡不已。

“光荣孤立”政策的迷思

新兴市场需要自行解决这些问题,但美联储也收到了一些清晰的暗示。能源和大宗商品价格的降低将减缓美国的通胀压力。当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较低水平时,通胀预期也将降低。而当旷日持久的低通胀率结合了不断降低的大宗商品和能源价格时,很可能存在低通胀预期的风险。

新兴市场汇率的走低也可能是通货紧缩的暗示。直接的影响是强势的美元降低了进口商品的成本。间接的影响—可能是实质性的影响—则是新兴市场不得不生产以成本为导向的轻工业产品。这将加深未来几年因全球化而导致的通货紧缩压力。

如果美联储在加息问题上操之过急,货币市场将有过度波动的风险。美联储之前实施的特殊货币政策很有必要,但这造成的结果是大量流动性资本涌入国际市场,证券投资集中在新兴经济体中。而这些国家货币的流动性并不如美元。当资本投资回归美元,流动性较弱的市场的货币会产生过度波动。美联储有责任严肃考虑其政策对国际金融市场的影响。汇率的过度波动对美国没有丝毫好处,因为大型新兴经济市场的货币贬值将会对放大全球化对美国本土就业、工资和通胀的影响,特别是疲软的外国货币会让业务外包成为更加经济可行的方案。

变化的现实

美联储应该重新审视加息政策的另一个原因是什么呢?布雷顿森林机构 (Bretton Woods institutions) 的合理性建立在运作良好的国际金融系统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改革进程被批评进展缓慢—世界经济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然而国际金融机构似乎仍在照搬上世纪50年代的情况。如果美联储被认为引发了新兴市场的危机,这势必将对国际金融体系造成长期的损害。

在我看来,情况十分明晰:美联储应该推迟加息。低迷的大宗商品价格、减缓的通胀压力、劳动力市场的变化以及颠覆性的技术转变都是强有力的证据。加上国际金融体系过度波动的风险,更进一步证实了这一论点。

美联储有足够的时间表明它的政策立场已经转变,在Jackson Hole举办的经济政策研讨会将是开启交流的绝佳机会。如果现实已经改变,政策内涵必须随之变化。令政策制定者颜面扫地的总是当他们试图忽略不断变化的现实。


作者:Anders Borg是瑞典经济学家和政治家,担任瑞典政府财政部长,同时担任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金融系统计划的主席

翻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zhou-zhou

校对:【教育无边界字幕组】马甲线快粗线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