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为何科学需要公私合作策略

为何科学需要公私合作策略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1. 从美国搬到塞尔维亚,对您的研究方法有何影响?

在美国,主流研究方法往往是“理论少、实践多”,而在欧洲(我也曾在德国和瑞典工作),我注意到,理论方面得到的关注要多得多。对这两种方法的接触使我得以找到属于自己风格的研究方法,即根据不同的课题来改变理论和实践的比例。在美国,我学着去理解商业考虑如何对基础研究实现可持续性具有重要意义,以及如何从技术转让和创业的角度去思考。我认为,欧洲科学家可以向美国同行学习如何在职业生涯早期培养业务技能。

2.   Fab Labs创建以来,您对研究和创新领域的公私合作有何印象和看法?

我们都清楚,创新和研究需要公私合作伙伴关系,但由政府提供充足资金建立的公立实验室往往与研究成果的实际应用严重脱节。相形之下,致力于尖端研究成果且技术准备度高的私人公司(如生技行业的公司)则为了生存,不得不进行集约化筹资。要解决这一问题,其中一种解决方案是政府开始加大与此类公司(初创公司、衍生公司、分拆公司)的合作,包括财务和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这也意味着,公办院校和科研机构将更有能力去表彰和奖励参与技术转让的研究人员。

3. 您正在做的最令人兴奋的事情是什么? 

其实有两件事情。在生物工程研发中心,或者叫BioIRC,我们正努力研究组织血管化的血管工程技术。我希望将这项工作与我在美国研究的骨软骨(骨和软骨)工程相结合。血管化是指血管形成的过程,它对组织工程的各个领域——包括3D器官生物打印——均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而在我自己创立的Fab Initiative中,我们正致力于建立塞尔维亚的首个教育性质的Fab Lab,并与其他机构合作,努力扩大东南欧地区的Fab网络。这令我兴奋不已,因为它使我能够在研究领域之外追逐我的激情。

4.   除了您自己的研究,哪些科学领域最能使您对这个世界的积极变化充满希望? 

我一直对物理和数学非常感兴趣:它们能够帮助我们收集应对全球最大问题所必需的数据,例如气候变化和我们人类的选择问题。我无法想象任何一种脱离工程和计算机科学的现代研究。但我并不会将建立更美好世界的希望全然寄托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研究科目上。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需要伦理、法律和哲学的支持,才能保持这种惊人的技术进步步伐。干细胞、再生医学、人工智能——无一不带来新的伦理和道德问题;我们必须运用多学科技能来解决这些问题。此外,我们还需要艺术和文化,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理解原始数据。而这正是我喜欢世界经济论坛全球青年学会诸如此类网络的原因所在。它将不同领域的青年专业人士汇聚一堂,让他们参与各种造福社会的议题讨论。而这也正是世界经济论坛的宗旨所在。

5. 如果您能够让科技界发生一件事情,那会是什么呢?

我会让更多的人去接触科技。其实,我会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拥有一台3D打印机以及一部联网的智能手机或笔记本电脑。技术能够促进学习,拓宽知识获取渠道,并帮助普通人(不仅是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士)制造能够解决其现实生活问题的东西。这是多么令人不可思议。我还会取消所有知识领域的付费门槛,让所有人都能免费使用全世界的研究文献。现在正是科学彻底开放的大好时机。

 

作者:Ivana Gadjanski是贝尔格莱德都市大学生物工程研发中心副教授,世界经济论坛青年科学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