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美国,王者归来?

美国,王者归来?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环顾全球,除了“惊艳”的美国,全球经济没有多少大亮点

但美国需要世界其他国家也取得经济增长

那些已经习惯于哀叹美利坚衰落的美国人,最近可能被搞糊涂了。全球的政要、企业家和意见领袖们不再抱怨和挖苦美国引燃2008年-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了。魁北克储蓄投资集团(Caissede Dépôt et Placement du Québec)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萨比亚(Michael Sabia)说,环顾全球,除了“惊艳”的美国,全球经济没有多少大亮点。奥巴马总统在他的国情咨文中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表达赞赏。“2010年以来,美国人重返就业岗位的数量超过欧洲、日本和所有其他发达经济体的总和。”

过去一年中,美国经济每个月创造大约25万个就业岗位,失业率降至2008年以来最低的5.6%,足以让美联储停止购买债券,并口口声声表示今年将上调短期利率,尽管欧洲央行终于启动了自己的债券购买计划。(1月28日,美联储重申其在加息方面将保持耐心的承诺。)随着税收增长,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已经收缩了三分之二。美元升值、欧元陷落,美元兑欧元已经创下11年来新高。

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家公司有八家总部在美国;诞生于美国并且依然以美国为中心的页岩油革命对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釜底抽薪,令全球原油价格自去年夏天以来下跌了一半。

这一切是否意味着美国真的回来了?是,也不是。与世界多数国家相比,美国最近的表现确实令人印象深刻。但这不是一次奥运会,全球经济不是零和游戏,一个国家取胜不一定意味着别的国家失败。如果美国希望维持其经济增长,不仅美国需要进步,世界其他经济体也需要取得增长,这样才能购买更多美国产品。与此同时,美国自身仍有严峻的长期挑战。科技和全球化让一些美国人陡然而富,但也让另一些美国人成为穷光蛋。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不够的;美国需要找到一种方法,让所有美国人都有本事致富,以实现共同富裕。做到这一点绝非易事,但只要努力去做,美国就可以再次成为经济增长的引擎,造福全世界。

到目前为止,美国成功的秘诀是其灵活性,以及愿意进行尝试,并从错误中汲取经验教训。允许债务助长的房地产泡沫不断膨胀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民主党和共和党要各打五十大板。随着泡沫破灭,美国遭受了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债权人恐慌了,信贷冻结了。2008年第四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萎缩幅度折合年率达到令人窒息的8.2%。

但是,经常遭受诟病的美国政府在重大问题上基本做对了。小布什总统的财政部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主持了对住房金融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接管,得以继续向购房者提供一定数量的贷款。保尔森还得到国会批准,设立7000亿美元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TARP),并安排了在政治上备受指责的、针对美国国际集团(AIG)的救助——AIG当时是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一旦倒闭,对金融行业造成的巨大冲击将远甚于雷曼兄弟倒闭。

随着危机在2009年加剧,奥巴马总统和他的财政部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做出了更大的动作,让国会通过了787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迫使银行接受注资以增强其放贷能力,并挽救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于破产边缘。伯南克领导的美联储赶忙制定融资计划,在金融系统草木皆兵的情况下充当了投资者和储户之间的管道。

美国留给全世界的教训是,如果在政策上“没有真正而重大的割裂,严重经济问题就永远得不到解决”。说这句话的人,是奥巴马总统的首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他说,如果总是无休止地争论,总是要求一致意见,总是要多此一举,那危机解决方案就成功不了;欧洲就是这样。

这并不是说美国的所有经济问题都已迎刃而解。去年12月5.6%的失业率怎么样?不错,但劳动力供给吃紧的主要原因是很多人不再努力找工作了。在金融危机期间和危机之后,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下降了3个百分点,至今没有反弹。债券收益率(即利率)再次下降。资金价格的下降说明缺乏贷款需求,这反过来又表示企业和投资者对未来增长缺乏信心。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年前一度高达3%,如今已经降至1.8%,接近历史低点。

Guggenheim Partners的全球首席投资官斯科特·迈纳德(Scott Minerd)表示,股价几乎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而强势美元将会降低美国商品和服务的竞争力。“虽然资产负债表健康,但企业都不愿意投资购买设备、建造厂房或增聘全职高薪员工。”Sterne Agee首席经济学家林赛·皮埃格扎(Lindsey Piegza)在1月27日的一份客户报告中如此写道。这也解释了去年12月耐用品订单下降的原因。

虽然周期性复苏仍在继续,但一些经济学家担心长期趋势为负。据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汇总的数据,美国经济“全要素”生产率在1920年到1970年平均每年增长2%左右,但1970年到2014年的年均增幅只有0.7%。全要素生产率创造繁荣,是在不增加劳动力或资本的情况下创造的额外经济产出。如果戈登的计算是正确的,那么1970年代以来全要素生产率每90年才翻一番,而之前是每35年翻一番。“我对美国长期前景感到悲观已经好几年了,”诺贝尔奖获得者、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埃德蒙·菲尔普斯(Edmund Phelps)表示,“最近我也听到一些人说跟我有同样的想法。”

有钱人感觉不到这种痛苦,因为他们已经成功地从一个没有增长的蛋糕中分得了更大的份额。感觉到痛苦的是中产阶级和底层人民,他们的工资止步不前、生活水平受到侵蚀。森提尔研究公司(Sentier Research)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是54417美元,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比2000年1月的数字还要低4.4%。这不是进步,而是退步。加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达雷尔·伊萨(Darrell Issa)说:“这点儿经济增长没什么可吹嘘的。”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Adam Posen)表示,美国仅仅是矮子中的将军。希腊选举结果再次表明,欧洲的长期经济低迷正在将其政治体制推向转折点。德国人只有在提建议的时候最慷慨:勒紧你的腰带,松开你的劳动力市场。希腊需要来自欧洲更强大经济体真金白银的帮助,但没有人出手。正如萨默斯指出,如果新泽西州用美元,但没有与其他49个州形成一个财政联盟(在困难时期得不到联邦援助),它也会面临跟希腊同样的困境。“那样的话,新泽西就会陷入衰退,永远走不出来。”

20多年前首先陷入经济低迷的日本,最近成功创造了些许梦寐以求的通货膨胀,但并没有经济增长与之相伴。其GDP在2014年萎缩了1.3%,首相安倍晋三经济改革的“第三支箭”似乎已经遗失在官僚主义的草丛中。加拿大、韩国、印度和英国的经济增长率还不错,但巴西经济萎缩了0.2%。1月26日,标准普尔将俄罗斯政府的信用评级下调至垃圾级。

无论美国国内国外,长期繁荣的主要催化剂一定是创新带来的经济增长。西北大学的戈登认为,与电话、电气化和喷气机等前几代发明创新相比,互联网和相关数字技术并没有带来累累硕果,所以美国的生产率增长和经济繁荣迟滞了。他的判断可能为时过早。纳米技术、基因组学、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都有巨大的未开发潜能,互联网的扩张也一样。思科系统公司全球现场运营高级副总裁查克·罗宾斯(Chuck Robbins)表示,随着你连接设备的增加,网络的力量也会指数级地放大,而连接到网络的设备数量正在爆炸式增长。

这让我们回到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特殊地位。尽管存在不容否认的问题,但美国确实擅长发明改造。其中一些来自于基础科学,另一些则来自开发和商业化的机制,其中硅谷就是世界典范。喜欢打领结的爱沙尼亚总统托马斯·亨德里克·伊尔韦斯(Toomas HendrikIlves)讲了一个故事:2011年夏,他曾邀请一位年轻的爱沙尼亚发明家一起喝茶,其间得知他两周后就要去美国闯荡了。这位发明家名叫哈迪·梅布姆(HardiMeybaum),共同创建了电脑辅助设计公司GrabCAD。去年秋天,这家现位于波士顿的公司以1亿美元的价格被人收购。伊尔韦斯说:“这样的事绝不会发生在欧洲。”

维沙尔·西卡(Vishal Sikka)是总部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外包巨头印孚瑟斯(Infosys)的首席执行官,但他认为加州帕洛阿尔托才是他的家。“美国在接纳新生事物方面总是走在前列,”他说,“举个例子,微软刚刚宣布HoloLens(3D全息投影护目镜)。最有可能率先采用的会是美国。”西卡说,包括他的祖国印度在内,许多国家拥有擅长解决问题的人才。“区别在于,创新不仅在于解决问题,也在于发现问题。”美国人“不满足于现状”,令他们善于发现自己可以全身心投入的问题。西卡表示:“每次在旧金山降落,我就感觉非常好。”

美国的繁荣离不开全世界,世界也需要美国推动技术进步造福全球。美国绝非唯一一个处于最前沿的国家,但作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依然一言九鼎。美国真的回来了吗?我们希望如此,但不要忘记依然任重道远。


本文来自于商业周刊中文版

作者:Peter Coy是Bloomberg Businessweek的经济学编辑

Matthew Campbell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沙坞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