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想改变世界?这有一份2018年的全球“待办清单”
十二
29
2017

想改变世界?这有一份2018年的全球“待办清单”

2018年将成为让全世界连接到一起的一年。

图片来源:Reuters/Yannis Behrakis

我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离开英国,当时那里四处洋溢着乐观主义的气息。英伦摇滚乐与“酷不列颠尼亚”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国际社会同样秉持着乐观主义精神。

那时冷战已彻底成为历史,欧洲的凝聚力不断增强。从亚洲四小龙经济体到金砖国家,再到近来涌现的“非洲崛起”论调,全球各国都在蓬勃发展。过不了多久,我们便能实现“让贫穷成为历史”的宏愿。

动身前往非洲,那是一片幸运而多彩的国际热土,非洲人民的乐观主义令我备受触动,感同身受。我相信他们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信任我们的全球机构,信任世界清晰的改善轨迹,也相信英国能够在那片大陆发挥出重要作用。

二十年后,我回到了英国。我发现这个国家和它的人民变得愈加忧心忡忡,明显缺乏信任感。人们对政客、商界和主流媒体的信任降到了最低点,他们对非政府组织以及全球机构的信任也有所下降。我所在的机构——国际美慈组织(Mercy Corps)为全球多个国家提供援助服务,我能明显感觉到在那些国家中,差异、冲突和旷日持久的脆弱性不断增强。

从前,人们普遍认为世界在发展进步,虽然速度缓慢得不太尽如人意,分布也不均衡。但现在,人们似乎丧失了对全球体系的信心,认为它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效应。全球各地,尤其是英国对于我们的领袖、机构和未来都缺乏信任。

在我负责的国际救援与发展这一工作领域内,信任是必不可少的要素。我们需要获得受援人和援助活动赞助人的信任。没有信任,工作就无法开展。因此,在2018年来临之际,我们的领袖必须优先确定重建信任的方案。

它的重要性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那么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以下便是我对未来12个月提出的一些小建议:

1月:新年到来之际,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在世界经济论坛这样的平台上停止过度简化信息的行为。在国际援助方面,我们似乎普遍觉得为了赢得人们的信任,我们应当简化工作。然而,这种做法不仅劳而无功,而且会适得其反,削弱信任。

公众尤其是年轻人能够轻易看穿过分简化的信息。看到也门、罗兴亚或南苏丹的危机事件,他们非常清楚事实远非我们所说的那么简单。我们致力于在极度复杂的环境中解决问题。在这种复杂性的沟通交流方面,我们应当提高效率。解决这些危机,需要使用一系列自适应性的方法。为此,我们应当给予更加充分的解释。

2月:在“世界社会公正日”(World Day of Social Justice,每年2月20日)等活动的对错问题上,我们应当保持明确的立场。道德问题的界定不清会侵蚀信任。尤为值得指出的是,当前之所以会出现信任缺失的问题,就是因为人们认为领袖缺乏信仰。

然而,面对诸多道德底线问题,我们应当勇敢站出来,维护它们。实施歧视性的旅游禁令是错误的行为。为参加不分青红皂白的战争的国家提供武器是不可接受的行为。面对歧视色彩浓烈、违背道德或过于草率的政策,我们应当勇于说不。

3月和4月:在斯科尔世界论坛和世界银行春季会议召开的前夕,我们应当关注机遇。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机会,但是若想好好利用机会,我们必须敢于承担失败的风险,勇于创新。这样做不是因为它们是时下的流行词,而是因为拥有好奇心是对生活的一种热爱。缺乏信任会导致我们无法容忍失败,尤其是难以接受援助项目中的失败。但是,只有当我们愿意接受可能存在的失败时,创新才会真正发展起来。

我们还应着手解决机遇不平等的问题。哪怕是在最封闭或最脆弱的地区,也存在着机会,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平等地获得机会。显著的机会不平等现象会滋生异心和愤恨之情,这点在年轻人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面对不平等问题,我们应当着力解决获取机会的方式,让每一个人都能抓住机遇。

5月:向赞比亚的信息通信技术促进发展(ICT4D)会议等活动学习,让大多数人掌握技术的力量。技术的可获得性不断增强,能够赋予世界各地的人们以力量。但是,如果既得利益集团获得技术的主导权,那么他们也会渗透到现存的权力构架中。处于领导地位的组织机构(包括非政府组织社区)必须确保我们所服务的人群能够掌握新的技术,而非利用新技术去支撑我们已有的地位。

6月:在加拿大举行的七国集团(G7)首脑会议上,各方重点关注如何减少冲突,承诺为减少冲突做出努力。世界银行表示,冲突是目前贫困最主要的根源。叙利亚战争进入第七个年头,也门的孩子忍饥挨饿,冲突不断破坏着我们的世界,后果波及20亿人口。此时此刻,我们无法重建信任。我们需要开展更多和平重建的主动投资举措来面对危机问题,实现标本兼治。

7月:秉承着“纳尔逊·曼德拉国际日”(Nelson Mandela International Day,每年7月18日)的精神,我们应当给予人们信任,相信他们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信任是双向的,当领袖和现有机构面临信任危机时,他们对普通民众往往也缺乏信任。一直以来,领袖们都不愿意相信人民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这种现状必须改变。在援助领域,改变现状意味着要扩宽人们为自己做决定的渠道,比如现金计划。

8月:媒体和政界在8月将会迎来淡季,我们应当试着去改变这种时间安排。媒体和政界的步调变得越发不一致。商界以季度为单位衡量增长情况,而非政府组织则被短期项目困住,难以脱身。所有人都需要重新安排处理长期工作的方式。例如,在解决东非的干旱等周期性危机时,我们必须立足于现实,而不是把它们看作是一种滑稽模仿。在现实中,事情往往都是错综复杂的,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解决。

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碰面的各位领袖,应当保持谦逊的态度,尤其是在沟通方式方面。像我这样的国际援助专业人士并不是全知全能的。政界、商界抑或媒体界的领袖也都不是。在我的工作领域内,我们面临的问题非常复杂,充满着不确定性。我们非常有幸能与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沟通接触。我们必须保持谦虚的态度,认识到在大多数时候别人都能给出比我们更好的回答。我们必须支持他们,授予他们相应的权力。

10月:为遵循欧洲理事会会议的原则,我们应当支持共享社区。全球互联互通的发展程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一点在年轻人中尤为突出。这应该是值得人们庆贺的事情,也应该成为人们把握机遇的契机,而非滋生担忧的源头。世界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必须与那些让我们在孤立中发展的力量做抗争。这些力量范围极广,既包括我目前正在写的解决缅甸的罗兴亚危机,也包括欧洲对难民涌入的反应。

11月:秉承着“国际宽容日”(International Day for Tolerance,每年11月16日)的精神,我们应当走出自己的小天地。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多极化和多样化的时代,但是不同行业间的合作依然只是偶发现象,尚未成为常态。

非政府组织社区现在依然以北半球和南半球来划分世界,这令我感到震惊。有关发展问题的讨论也时常被视作是政治上的左右派分化问题。我们必须遏制将人们分门别类的想法,也应该认识到我们无法将世界完美地划分成不同类别。

12月:岁末将至,我们应当展望未来,而不是回首过去。2018年将会是收获颇丰的一年,但我们在2019年以及未来仍要继续努力。向历史学习是必不可少的,但我们没有必要在早已过去的事情上耗费过多精力。例如,“全球英国”的设定意味着在回顾历史的同时,不应抱有过于乐观的心态;而中国在其9亿微信用户、支付宝和价值10万多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不断发展。无论未来如何,我们相信,一定会与过去大有不同。

我知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所有人不懈努力,而且在短时间内难以看到成效。然而,如果我们都发自内心地希望改善现状,那么不同领域的领袖应当即刻采取行动。英国在2018年将面临的主要议题仍是“脱欧”谈判,这意味着未来一年依然会面临错综复杂的挑战。

与此同时,2018年也会是英国重塑世界地位的契机之年,通过采取具体措施,重建信任。这一重要性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对于整个世界而言,亦是如此。

作者:Simon O'Connell, Executive Director, Mercy Corps Europe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