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诺贝尔奖得主预言2018:风险依旧,希望犹存
十二
4
2017

诺贝尔奖得主预言2018:风险依旧,希望犹存

劳动力市场的失谐很可能增长,从而加剧不平等状况。

图片:Reuters/ Kim Kyung-Hoon

像我这样的经济学家时常被问到这样的一系列问题——关于企业、个人和机构在一些诸如投资、教育和就业、以及他们的政策预期等领域的选择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这都没有明确的答案。但是,只要有足够的信息,人们就可以在经济、市场和科技方面分辨发展趋势,从而做出合理的猜测。

在发达国家世界,2017年可能被视为冲突鲜明的一年,许多的经济体实现了快速的发展,同时也遭受着国内也好、国外也好的政治分裂、两极化加剧和紧张局势。长远来看,经济表现不可能对离心政治和社会力量免疫。然而,迄今为止,市场和经济都摆脱了政治混乱的影响,短期内大幅度回落的风险相对较小。

英国是一个例外。英国正面临着一个混乱而分裂的脱欧过程。而欧洲的其他地方,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的权力被严重削弱,她正在拼命组建一个联合政府。这对英国和欧洲的其他地方来说都不是好事,改革欧盟需要法国和德国的共同努力。

还有一个受到广泛关注的与货币紧缩有关的潜在冲击。鉴于发达国家的经济表现的改善,积极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逐步逆转不会对资产价值造成重大的拖累或是冲击。或许期待已久的经济基本面向上趋同以验证市场估值是可以实现的。

在亚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处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利的地位,这表明有效管理失衡和更多的消费驱动和创新驱动的增长是可以预见的。印度似乎也同样维持着增长和改革的势头。随着这些经济体的发展,整个地区和其他地区的其他国家也将进步。

图片:Visual Capitalist

在科技方面,尤其是数字技术方面,中国和美国似乎将在未来几年内占主导地位,她们持续为基础研究投资,当新技术被商业化之后获取巨大的利益。这两个国家同样是经济和社会互动的主要平台,这不仅得益于互联网、信息差距的缩小,而且最重要的是,可能受利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和应用及其生成的大量的富有价值的数据。

这样的平台不仅仅是有利于她们本国;同样还将为诸如广告业、物流产业和金融业运营及相关利益链的新商业模式创造大量机会。鉴于此,缺少平台的经济体,如欧盟,则处于劣势地位。即使是拉丁美洲也拥有主要的新型国内电商平台(Mercado Libre)和一个数字支付系统(Mercado Pago)。

在移动网络支付系统方面,中国处于领先地位。随着这个国家大量的人口从使用现金直接转变为移动网络支付的模式——跨过了支票和信用卡支付模式——中国的支付系统是强大的。

上个月的“光棍节”是一年一度的以年轻人为导向的消费狂欢节,同样也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购物盛事,当天中国最大的线上支付平台支付宝每秒实现25.6万次支付行为,这必须借助强大的云计算架构才能得以实现。支付宝平台同时也实现了金融服务的拓展(从信贷评估到资产管理和保险业),并且通过其合作伙伴关系将业务拓展到其他亚洲国家。

在未来几年中,发达和发展中国家必须努力实现更具包容性的增长模式的转变。在这里,我预计国家政府会支持企业、地方政府、工会、教育机构和非营利机构取得长足的进步,尤其是在一些受到政治分裂和反政府影响的地方和领域。

这样的政治分裂可能会加剧。自动化会保持甚至加速劳动力市场需求端的变化,其覆盖的领域包括从制造业和物流产业到医药产业和法律产业,而供给端的反应则会慢得多。因此,即使工人在结构性变化过程中获得大量的支持(以收入支持和再培训的形式实现),劳动力市场的失谐仍旧会加剧,从而促使不平等的显著化,进一步恶化政治和社会两极化形式。

但是,我们仍然有理由小小地乐观。首先,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维持一个相对开放的全球经济形式的可取之处方面仍存在广泛的共识。

美国是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外。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政府究竟是打算退出全球合作、还是仅仅是为了促使重新谈判合作条款从而使美国获得更多的利益。至少至今为止,有一点很清楚,即美国不能被看作是公平管理相互依赖的、不断发展的、基于规则的全球体系的主要发起者和建筑师。

这种情况在缓解全球气候变化方面也极其相似。尽管美国曾经加入,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的撤销,美国现如今是唯一一个不承认巴黎气候协议的国家。虽然在美国,各城市、各州、企业以及许多民间组织纷纷表示有信心履行美国的气候义务,不论联邦政府的态度如何。

尽管如此,世界仍旧有着很长的路要走,尤其是其对煤炭的依赖程度居高不下。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告显示,印度对煤炭的需求量是近十年来最高的,并且保持着稳定增长。即使是在绿色能源成本的快速下降这样的情况下仍有着上涨的潜力,距离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实现负增长依旧道阻且长。

所有的这些都表明,世界经济在未来数月甚至数年里将面临严峻的挑战。这背后隐隐约约的如山的债务使得市场越发紧张、并且使得系统在应对破坏政府稳定的冲击时越发脆弱。但是,短期内这样的状况仍将持续。经济力量和影响的主导者将逐渐从西方转移到东方,尤其是在发达国家中,工作、收入、政治和社会两极化的格局不会有突然的改变,短期内也不会有显著的动荡。

作者:Michael Spence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2001年与乔治·阿克洛夫、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