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火鸡尾巴,吃还是不吃?感恩节与食品全球化
十一
29
2017

火鸡尾巴,吃还是不吃?感恩节与食品全球化

每年的这个时候,人们会消费大量的火鸡。围绕这种鸟类的尾巴,一整个产业应运而生。

Image:路透社/Brian Snyder

人们集中养殖家禽、家畜,每年能供应数百万吨的羊肉、牛肉等,这是一个巨大的全球性产业。最近,我问一名养殖者,有什么东西是业内人士熟知、消费者却不知道的,他回答道:“嘴和尾巴。” 的确,人们一般不食用这些部位——尤其是富裕国家的人们。

每年的感恩节,90%的美国家庭会吃火鸡。然而,火鸡的某个部位却永远不会出现在餐桌上——甚至不会被丢进杂碎袋里:火鸡的尾巴。这一富含脂肪的部位向我们展示了全球食物行业中令人啧啧称奇的事实。这种习俗并不发源于美国,但随着时间的变迁,它似乎融入了美国的文化特色之中。

多余的部分

工业化家禽养殖始于二战期间,科学的进步促进了这一趋势,如抗生素、生长激素的发明。此外,针对火鸡,人们还使用了人工授精技术(雄性动物的生殖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从1960年1月到2017年1月,美国的商用火鸡产量从1600万磅激增到了5亿磅。今年的总产量约为2.45亿只

火鸡的尾巴由富含脂肪的腺体组成,羽毛依附其上。约75%的热量都来自其尾部的脂肪。火鸡的尾巴还有很多别称,如“教皇的鼻子”、“苏丹的鼻子”等。

在美国销售的火鸡都是没有尾巴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行业人士告诉我,这也许仅仅是出于某种经济方面的考虑。在二战之前,对于很多人来说,火鸡是新鲜货,很少有人试着食用火鸡尾巴。上世纪30年代,一只火鸡只有13磅,而今天的火鸡甚至能达到30磅。人们专门饲养火鸡,主要促进胸部肉质的生长,这是因为美国人对白肉情有独钟。

萨摩亚群岛和火鸡尾

为了不让火鸡的尾巴白白浪费,人们发现了新的商机。目标群体是太平洋中的岛屿居民,因为这些地区缺乏动物蛋白。上世纪50年代,美国的家禽公司向萨摩亚群岛大量销售火鸡尾巴和鸡背(其实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也曾向这些岛国出口脂肪含量极高的低质羊排)。正是由于这种商业模式,火鸡尾似乎成为了炽手可热的商品。截止至2007年,萨摩亚群岛平均每年每人食用44磅火鸡尾,而这种食物在半个世纪前甚至还不为人知。不仅如此,这一数字几乎是美国人均火鸡食用量的3倍。

我最近写了一本书,叫做《作为社会事业的食物》。为了积累素材,我采访了一些萨摩亚群岛当地的居民。有些人认为火鸡尾这种外来的食物几乎成为了他们的“国菜”。当我问到当地最受欢迎的食物时,绝大多数人提到了火鸡尾——浇上冰啤酒会更加美味。

为什么火鸡尾会受到当地居民的喜爱?健康专家们同样关心这一问题。对于食物的喜好很大程度上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氛围越是喜庆,人们就越容易对食物产生正向的关联。数十年以来,食品公司深知这一点。这也是什么可口可乐在棒球场随处可见、麦当劳店里设立儿童乐园。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火鸡和其他食物成为感恩节的不二选择:假日总是充满欢乐的。

萨摩亚地理位置示意图

Image:The Conversation

Julia20来岁,她对我这样说道:“你需要知道的事,只有家庭团聚的时候我们才会吃火鸡尾。这是一种有社会意义的食物,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是不会吃的。”

火鸡尾也激起了有关健康问题讨论。当地的肥胖率超过了75%,这引起了当局的关注。最终,自2007年起,萨摩亚群岛禁止进口火鸡尾。此举无疑忽略了火鸡尾的社会含义。不仅如此,基于世贸组织的相关规定,除非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某种商品会构成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任何国家或地区都不得单方面禁止该商品的进口。2013年,萨摩亚群岛加入了世贸组织,作为条件,其取消了进口禁令

推荐阅读:

《2030年吃什么?》

《吃肉正在摧毁地球》

《食物生产方式已经发生改变》

整鸡食用

如果美国人对火鸡尾更感兴趣一些,我们或许可以把一部分火鸡尾留给国内市场。我们能否重返“从头吃到尾”的消费模式?这种模式在美国有一定的基础,但目前只是不成规模的商机而已。

总的来说,美国人对内脏和尾巴抱有一种奇怪的态度。此外,我们可能还缺乏相关的知识——几乎没有人知道如何宰杀火鸡。让食客们挑选、精心准备、食用整只火鸡恐怕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谷歌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电子版的旧食谱,比如1864年的《美国家用食谱》。这些食谱能教会人们如何挑选羊羔——“观察颈部血管的前四分之一处,若为天蓝色,则肉质鲜美”——或是挑选鹿肉——“将刀沿腰骨插入肩部,若气味甜美,鹿肉新鲜、可口”。很明显,过去的人们理解食物的方式和我们截然不同。

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无法甄别高质量的食物,只是标准不一样了而已。在现代化、工业化的食物体系之下,消费者们首先关注的是食物的量、便捷程度以及“今日生产”的标签。易于处理、易于购买的食物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

如果我们不喜欢这种挑选食物的方式,不妨换一个标准。也许,我们可以在节日晚餐中加入一些祖传的调料,说一说为什么菜品的味道如此特别;或许,我们还可以告诉我们的孩子如何判断蔬菜和水果的成熟程度。再不然,我们也可以烤一些火鸡尾吃

作者:Michael Carolan,科罗拉多州立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副研究员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 彭永康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