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居里夫人诞辰150周年,谁是新的女性科学偶像?
十一
21
2017

居里夫人诞辰150周年,谁是新的女性科学偶像?

越来越多的女性科学家取得了杰出成就,是否应该找到一位“现代居里夫人”作为榜样呢?

图片: REUTERS/ National Photo Company Collection

有时我很高兴我已经上了年纪并且已经攀上了职业阶梯,我无法想象在现下作为一名希望取得成就的年轻女性会是如何。无论想要进入哪个领域,她们都可能不仅身负大学学费的债务,还必须对抗歧视与骚扰。不幸的是学术界也不例外。

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1867年11月7日-1934年7月4日)作为最著名的女科学家,在物理和化学两个领域分别获得诺贝尔奖——有此殊荣的仅有四人。对她在这个过程中所克服的困难进行回顾是很有意义的。她是一名前所未有的楷模,实际上也是唯一许多人能够信口说出姓名的女科学家,尤其是因为对于放射性的开创性工作而为人们所熟知。

我最近重读了玛丽·居里的传记。她确实在任何杰出科学家的名录里都值得有一席之地,她的工作每天都在影响我自己对于空间科学的研究,不只是因为我们使用放射性衰变作为能源为空间飞船供电,从而对太阳系进行进一步的了解。

玛丽·居里的人生故事似乎更引人注目。她面临着当今科学家面临的问题:缺少资金,实验设备不足,不得不平衡教学负担与研究时间。她还有两个女儿,因此兼顾育儿和事业存在同样的问题。

但她也是一名移民。在她的祖国波兰,女性是不可以上大学的,所以她来到法国进行深造。她不得不攒够支付学费的钱,所以她做了两年家庭女教师的工作,并且最后于1891年离开法国。

过去几年后,玛利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变成了玛丽·居里,也克服了自身背景的许多困难在1903年与丈夫皮埃尔·居里一起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这是成功的人生在向她招手吗?她并没有如此幸运。皮埃尔去世后不到两年,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继续奋斗着,但主要是与她做放射性研究带来的健康问题作斗争。

她获得了更多的荣誉,成为了巴黎大学的第一位女教授。但是随着她的名声越来越卓著,和通常一样,成就也带来了对她的诽谤中伤。她的女儿艾芙在传记中提到:人们轻蔑地用她的身世来诋毁她,有时叫她俄罗斯人也有时叫她德国人、犹太女人、波兰人,她是像一个篡位者一样到巴黎来以不当手段取得高位的“那个外国女人”。

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出现在1910年上半年,这时她正被提名参选法国科学院院士,这也是从未授予给女性的一项荣誉。她以一票之差落选,而后来出现的第一位女性成员在1979年才当选。

寻找现代的科学偶像?

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确实是一名杰出的榜样,也是一名女权主义的偶像人物——但你不需要经历那么多不幸,也不需要像她那样熔化几吨的铀矿石来成为女性成就的范例。

在我的研究范围内,有很多杰出的女性在她们的领域成为领先者。比如第一批女宇航员:俄罗斯的瓦莲京娜·捷列什科娃,英国的海伦·沙曼以及美国的航天飞机宇航员萨莉·莱德。

发现暗物质存在有力证据的薇拉·鲁宾刚刚过世,没有众人所期望的那样获得诺贝尔奖——她在毕生的事业中都经历着性别歧视。

许多在科学界成功的女性都完全不为人知。最近的一部电影《隐藏人物》突出表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三位供职于美国宇航局的黑人女性(凯瑟琳·约翰逊、多罗西·沃恩、玛丽·杰克逊)所经历的偏见。这些女性做出了巨大的成就,但对她们的忽视却令人震惊。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另外一位女性——加拿大第一位女市长夏洛特·惠顿对女性面临的情形总结道:“无论女性做什么,她们做得比男性好上一倍才能得到给男性的评价的一半。还好,这不是很困难。” 这种说法也许有些夸张,但确实反映了当时带给女性的挫折。情况现在逐渐好转,在所有学科和领域中都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高层次的岗位上,当一个女性非常成功时也不再会变为人们的谈资。

但是我们仍然未能使很多年轻女性发挥才能。这个社会本就缺少所需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我们还失去了很多潜在的人力,因为我们未能激励年轻女性在十五岁后继续学习物理等理科科目。而且许多从事科学的女性未能取得较高的职位。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榜样来告诉女孩们她们也可以成为科学家和工程师呢?怎样才能够说服她们物理学其实并不枯燥呢?我们怎样才能保证大学里有足够数量的学生,从中能够产生一些专家使我们在数字化时代不断有所发现呢?玛丽·居里的人生故事和案例仍然能够奏效吗?亦或是我们需要一个更现代的榜样?

我们也许更需要一些文化的改变,这比任何富有魅力的偶像都奏效。就像我们看到的,男人和过去一样滥用职权骚扰女性。也许我们最终会实现女性几十年来为之奋斗的平等地位。女性在职场应当不再感受到威胁,女性得到任命或者提拔应该是平常之事。英国颁布了《雅典娜章程》(Athena SWAN Charter)来提升大学中数理和工程技术科目的性别平等,并且取得一定成效。我们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推行性别平等并不等同于激发她们的兴趣。

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和她丈夫将永存于放射性活度的单位居里(Ci)和原子序数为96的元素锔(Cm)中,并且小行星7000(7000 Curie)也以他们命名。但是在她诞辰150年后我们仍然没能使女性在理工科的作用提升到不再需要对其进行特殊讨论的水平,这也许有些令人惭愧。

作者:Monica Grady,英国开放大学行星及空间研究教授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 The Conversation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世界经济论坛博客翻译小组·徐嘉莹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