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比尔·盖茨:投入五千万美元,我想战胜阿尔兹海默症
十一
20
2017

比尔·盖茨:投入五千万美元,我想战胜阿尔兹海默症

阿尔兹海默症协会预计,美国人将花费2590亿美元护理阿尔兹海默症病人。

图片:Reuters/Shannon Stapleton

如今,世界各地的人们寿命都比以前更长了。拜科学进步所赐,因心脏病、癌症和感染病而英年早逝的人越来越少。人们能健康活到80岁以上也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再过几个星期,我父亲就将迎来他的92岁寿诞,这种人生的里程碑在他出生的年代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人类变得长寿,无论如何都应该是一件美妙的事,那什么时候会变得不美妙呢?

你活得越久,就越可能会得慢性病。每多活一年,你患上关节炎、帕金森症或其他降低生命质量的非传染性疾病风险都会随之增长。而在所有危害我们晚年生活的病症中,有一种特别突出的、对社会威胁最大的病症:阿尔兹海默症。

当人们活到85岁左右的时候,患上该病的几率将会逼近50%。在美国,它是十大无任何有意义治疗手段的死因中,唯一一个每年流行度都在上升的病症。随着婴儿潮时期出生的人逐渐衰老,该趋势很有可能继续下去,这意味着更多家庭将看着自己挚爱的亲人认知能力一步步下降,直至最后消失。面临日益增长的压力,科学家们还尚未发现阿尔兹海默症的确切病因,也未找到阻止该病损坏大脑的方法。

我最开始对阿尔兹海默症产生兴趣,是因为它给家庭和整个医疗系统所带来的花费(包括精神成本和经济成本)。要量化该病带来的经济负担非常简单。一个患上阿尔兹海默症或其他老年痴呆症的病人,每年的花销是一个没有神经退化疾病的老年人的五倍之多。与其他许多慢性病的患者不同,阿尔兹海默症病人除了直接的医疗费,还要承担长期的护理费。如果在六七十岁的时候患有此病,那么患者恐怕就得承担数十年昂贵的护理费。

这些成本是发达国家医疗系统中增速最快的负担之一。阿尔兹海默症协会预计,2017年美国人将花费2590亿美元用于护理阿尔兹海默症病人及其他老年痴呆症病人。若始终没有技术上的巨大突破,未来几年、几十年内这项支出将继续向医疗预算施加压力。全球各国政府都应该好好思考这个问题,包括在一些中低收入国家,预期寿命即将赶上全球平均水平,同时老年痴呆病人也在逐渐增长。

逐渐增长的健康危机,无论高收入还是低收入国家,未来患阿尔兹海默症的人数都将不断提高。

图片:国际阿尔兹海默症协会——2015年世界阿尔兹海默症报告

阿尔兹海默症的人力成本则更难计算。这种可怕的病症会摧毁患者以及他们挚爱的亲人。这一点我体会很深,因为我们家的男人都得过阿尔兹海默病。我知道看着自己爱的人被疾病夺去心智能力而挣扎、但你却无能为力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感觉就像你在亲身经历着这个你熟知的人的缓慢死亡。

阿尔兹海默症的人力成本则更难计算。这种可怕的病症会摧毁患者以及他们挚爱的亲人。这一点我体会很深,因为我们家的男人都得过阿尔兹海默病。我知道看着自己爱的人被疾病夺去心智能力而挣扎、但你却无能为力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感觉就像你在亲身经历着这个你熟知的人的缓慢死亡。

我的家族史并非我对阿尔兹海默病产生兴趣的唯一原因,不过我的个人经历让我了解到,当你或你爱的人患上此病时那种感觉有多无助。幸而科学的创新让我们看到,曾经无药可救的HIV等致命疾病也可以成为医学手段可控的慢性病。我相信我们在阿尔兹海默病上也能取得同样、甚至更好的成果。

过去一年里,我花了大量时间了解这种病症,以及迄今为止人类在对抗该病上所取得的进展。在延缓阿尔海默症发展和减少其对认知能力的影响方面,人类还是做了不少有利的贡献。我从研究员、学者、资助者以及行业专家那儿得到的信息,都使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以下五大领域取得进展,我们就能显著减缓阿尔兹海默症的发展进程:

我们要提高对阿尔兹海默症发展过程的认识。大脑是一个复杂的器官。由于病人在世的时候很难研究他们的大脑,因此我们几乎不了解大脑正常情况下老化的过程以及阿尔兹海默症是如何干扰这一过程的。我们对大脑变化的了解主要基于尸检,而这仅能显示该病后期阶段的大脑情况,并不能解释许多悬而未决的相关困惑。比如,我们并没有充分理解为什么非裔美国人或拉丁裔美国人比白人更容易得阿尔兹海默病。如果我们想取得进步,最好提高对该病根本病因及生理特征的了解。

我们要及早检测并诊断阿尔海默症。鉴于我们确诊阿尔兹海默症的唯一方法是通过病人死后的尸检,因此很难在其发展过程中及早地明确识别出该病。虽然存在认知能力测试,但变化幅度通常很高。如果前一晚上没睡好,就会影响检测结果的准确性。如果能用更可靠、更经济也更容易获得的诊断方法——比如血检——那么我们将更容易观察到阿尔兹海默症的发展过程,并追踪新药物的疗效。

我们要研究出更多治愈该病的手段。阿尔兹海默症的药物疗法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预防或延缓该病的发展。到目前为止大多数药物疗法都是针对淀粉样蛋白及tau蛋白这两种导致大脑出现斑块和混乱的蛋白质。我希望那些疗法能成功,但如果不成功的话,我们需要帮助科学家们想出一些不同的、不太主流的办法。多样化的药物途径能增加我们取得突破的可能性。

我们要让人们更容易地参与到临床试验中来。创新的速度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临床试验的进展速度。由于我们对该病或其可靠的诊断方法尚未产生充分的了解,因此很难找到处于发病早期、能够胜任并参与临床试验的病人。有时甚至要花费数年才能招到足够的病人。如果我们能开发出一种可以预先对参试者进行资格评审的流程,并创建有效的注册机制,那么我们就能更快地展开新的试验。

我们要更好地利用数据。每次一家制药公司或研究实验室做研究的时候,他们都会收集到很多信息。我们应将这些数据编成一种通用的形式,从而更好地理解该病的发展过程、其发展如何受性别和年龄影响,以及基因如何决定人们患阿尔兹海默症的几率。这将有助于研究人员寻找治疗的模式以及新的治疗方法。

通过这些领域的提高,我相信我们能开发出一种大幅降低阿尔兹海默症影响的的干预措施。我们有充分的理由对未来充满乐观:我们对大脑及该病的了解正在显著加深。我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们还有更多的事需要做。

我愿资助这项工作中那些杰出的人们。首先,我向痴呆症发现基金(Dementia Discovery Fund)投资了5000万美元,这是一个致力于丰富临床渠道并识别新治疗对象的私人基金。大多数主要制药公司继续发展淀粉样蛋白和tau蛋白药物疗法,痴呆症发现基金通过支持创业公司探索治疗痴呆的非主流手段,从而对制药公司的工作进行了补充。

我是在用我个人的资金而非通过基金会进行这项投资。第一批阿尔兹海默症治疗方法可能在未来十几年内不会取得成果,刚开始的时候也会很昂贵。一旦产生成果,我们的基金会可以思考如何将这一疗法拓展到贫困国家中去。

但在我们开始设想如何做之前,我们还需要很多科学上的进展。随着新工具和理论的发展,我相信我们正处于阿尔兹海默症研发的转折点。现在正是加速该过程的大好时机,以免巨额成本使得某些国家无力承担高价疗法,且阿尔兹海默症给预算带来的影响可能使其医疗系统崩溃。

这是一个能够显著改善人类生命的领域。人们能活这么久是一个奇迹,但仅仅提高寿命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应有能力安享晚年,而我们也需要在阿尔兹海默症上取得突破以实现这一目标。我很高兴能加入这场疾病的抗争,也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作者:Bill Gates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  Gatesnotes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景嘉伊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