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想走向世界,那你应该学一门方言

24
2017

想走向世界,那你应该学一门方言

图片:REUTERS/Lucy Nicholson

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人们之间的沟通交流变得更加容易了,现在的孩子们想要学习本地方言。

现代技术让人们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变得不可思议地简单。你不仅能在电子辞典上查阅词汇的含义,还有无数的应用软件能够翻译你手机图片的单词、实时翻译演示文稿幻灯片,甚至是直接将语音翻译成另一种语言。这些进步使我们越发接近《星际迷航》电影中那个能够理解另一个人(或外星人)说的任何内容任何语言的宇宙翻译器。

科技的发展可能成为你觉得我们所熟知的语言学习也许已经过时的部分原因。比如在英国,学习现代外语的学生数量剧减。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因为英国孩子被世界各地广泛使用英语和诸如谷歌翻译的工具的依赖性越来越强这两个事实给惯坏的。

然而与此同时,英国的青少年们正在回归传统的对欧洲语言,他们对德语、法语和西班牙语的重视程度正在逐渐提升。2017年,学生们对盖尔语(一种苏格兰和爱尔兰地区的传统语言)的兴趣比五年前提高了33%。在威尔士,传统社区的生存曾经面临着大量青年外流的威胁,而如今人们对威尔士语的需求却在不断上涨,超过四分之一的学生都接受着威尔士语的教学。

然而,这些看上去矛盾的现象本质是相关联的:这不过是对自动化和全球化的不同反应,这使得在消除传统隔阂的同时,我们原本珍视的技能显得过时。当我们逐渐融入周围的世界,我们也希望能够回归本源,以此作为我们在潮流和变动之间找到自我的一种方式。

图片: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全球语言分布地图

语言是你的身份

最近一份关于15个国家的调查显示,共同语言是确定一个民族身份的重要因素。“威尔士语是确认我们作为一个民族的支撑之一。”威尔士首席部长卡文·琼斯说道。这个概念在文化中普遍存在,特别是那种被剥夺了自己的语言、被压迫的文化当中,比如加拿大的第一民族(数个加拿大境内民族的统称,指加拿大境内北美原住民及其子孙)。“我知道你们的语言对建立文化身份是那么的重要。” Maggie MacDonnell 说道,“拥有文化身份也会在我们处理很多问题,比如青少年自杀,当中有所帮助。”(她在2017年因为在纽奈维克因纽特社区的出色工作,获得了瓦尔基基金会授予的100万美元的全球教师奖)。

她所在的地方坐落在加拿大北极地区的深处,是全球因纽特语使用者比例最高的因纽特人聚集地区。她的所有学生都说因纽特语,并且在4年级以前只接受使用这门语言的授课。“让孩子有这归属感和因为他们是因纽特人而骄傲是非常重要的,”她说,“这也是我们的土著人民如此执着地保护着这门语言地原因。”

巴斯克语言学校的校长Pello Salaburu补充说道“成为世界公民的过程就是不断接纳多重的身份。我们称自己为‘Euskaldunak’,这个词的大致意思就是‘拥有巴斯克语的人们’。成为一个巴斯克人就是要说巴斯克语。在全球化的社会中生存,拥有着你可以匹配的多重身份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你会感到迷失。”

仅仅是几十年前,在西班牙北部的孩子们如果在学校被发现讲巴斯克语是会被惩罚的。但是到了2017年,这个地区54%的人都是巴斯克语的使用者(其他的人多使用西班牙语),在2016年,52%的大学生选择巴斯克语的教学而不是西班牙语。

审视内在是为了更好地走向世界

学习超地域语言并不是要建立封闭保守的孤岛社区,而是让年轻人未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灵活性。这也将为他们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影响提供帮助。在二十一世纪,不受多样性的威胁是一种罕见而有用的技能。

“在本土和世界之间不应该有矛盾,但是我发现以另一种语言教学下的孩子在为多样化不是一种威胁而抗争着。”西班牙最好的学校之一Lauaxeta Ikastola的校长Mari Tere Ojanguren说,“只接触一种语言的人不能真正了解其他文化。我们这里,四岁以下的孩子沉浸在三种不同的语言之下。所以他们可以去阿布扎比,也可以去纽约,他们可以理解周围的人都是不同的,并且坦然接受。”

“一种语言的效用的衡量标准,不是有多少人在使用这种语言,而是有多‘少’人使用。”

Ojanguren相信,因为她的学校的课程完全是由Euskera(巴斯克人民对自己的语言的本土称呼)来传授的,这也给她的学生的未来带来了重要的竞争优势。“我不认为语言的成功标准是你有多少时间在使用它,而应该是该语言能作为一个社区的沟通工具。这就好像对一个俱乐部的归属感,年轻人把它作为与巴斯克人连结的纽带,不论是在米兰、巴黎、柏林还是博意西。”(有趣的是,爱达荷州首府的市长本人就是一位巴斯克语的使用者,这个城市是欧洲外最大的巴斯克语使用者群体聚集地,数量高达15000人)

这也是MacDonnell在她的学生身上看到的,即使他们学习了英语和法语的语言技巧,他们依然选择运用因纽特语进行交流。“在学习之外,这依然是他们在(加拿大)南部的因纽特社区相互连结的维系。语言在素不相识的人与人之间瞬间编织了维系。”她说。

在这样的情景之上,一种语言的效用的度量不再是有多少人在用着这门语言,而是有多“少”人。语言总是能够给一群人带来身份的认同感,并且能够在群体分散在世界各地时将侨民们紧紧相连。在这个破坏瓦解成为常态的世界,这些联系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

作者:Alice Bonasio是一位自由撰稿人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与 Quartz.联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胡静璇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