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中国涌现足球投资热潮,告诉我们有关全球化的几件事

29
2017

中国涌现足球投资热潮,告诉我们有关全球化的几件事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转载请标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2002年6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足球队首次征战国际足联世界杯(FIFA World Cup)。对于现场的几千名中国球迷和中国国内5亿左右的球迷而言,中国国能够登上世界杯的舞台已经是创造了中国足球史上最好的成绩。如果他们能够在比赛期间踢进一球,那么“万里长城”就能更进一步了。

然而,他们却未能进球。中国国足的对手分别是哥斯达黎加、最终的锦标赛冠军巴西、土耳其,最终中国以输了9个球的成绩在小组垫底。自此以后,中国国足再也未能登上世界杯的舞台。虽然 2006、2010、2014三届世界杯均未能获得参赛资格,但是中国国足依然有望冲击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 —— 即使这次再次错失机会,中国依然有充足的时间实现2050年世界杯夺冠的伟大目标。

面对中国提出的这一远大目标,一些不满的英格兰国家队球迷甚至可能会打赌中国队会在三狮军团再次摘得桂冠前捧起奖杯。中国若真的实现了该目标,可能还要感谢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众所周知,习近平主席是足球迷。他希望中国足球能够跻身世界强队,也承诺投资中国的足球运动,建立足球特色学校、聘请海外教练,甚至允许外籍球员入中国籍。

但是,中国足球迷或许也应该感谢全球化。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市场、人员、商品、文化进一步融合。这种趋势在欧洲足球中可见一斑。迪拜阿联酋航空公司赞助了多只史上最豪华的球队,包括英格兰、西班牙、法国。20%以上的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球队由美国人经营。而在英格兰两大顶级联赛中,超过半数的俱乐部都归外籍投资者所有。

现在,中国也如法炮制,中国公司投入数十亿美元收购欧洲足球俱乐部,也在本国投资足球运动。中国对足球这项美丽的运动抱有浓厚的兴趣,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呢?从这些动态中又能了解到哪些有关于全球化和当今世界状况的信息呢?

权力中心正在转移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秩序的形成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西方自由主义的影响。二战(1939-1945)结束后,这种权力结构逐渐成形,催生了世界银行、欧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而前苏联解体似乎标志着西方大国推崇的理念的胜利。

足球如政治,也存在权力中心。传统上,足球的权力中心位于拉丁美洲和欧洲:迄今为止,共举办了20届世界杯,其中拉美国家9次夺冠,欧洲国家11次夺冠。而巴西、意大利、德国是最大的赢家,65%的冠军头衔都落入了他们的囊中。一般而言,拉美国家盛产技巧高超的球员,而欧洲则因发展足球赛事的新风格和新理念而著称。欧洲国家如此同步,主要得益于边界接壤和经济互联互通。在任何全球化的经济中,创新都能迅速传播。这些欧洲国家能够成为世界足球中最具影响力的权力基地,全球化功不可没。

足球中的权力与政治中的权力相交织,这点不足为奇。随着时间的流逝,各国政府逐渐意识到,体育是发挥软实力的有效工具。有研究表明,体育赛事可用于传播一个国家的文化价值观,增强对外国投资者和外国学生的吸引力。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所有人都加入了争取有限资源的竞争,因此吸引人才和投资的能力不可或缺。

不过,传统的权力掌控者面临着挑战,这也为其他国家加入领军队伍开辟了空间。中国希望借此机会加入领导阵营。随着民族主义的崛起,许多西方国家开始将视角转向国内,可能会为国家利益放弃在国际社会中的角色。2017年达沃斯论坛上,习近平表示应对此保持警觉,呼吁国际社会进一步推动贸易发展与合作。但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于本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这就意味着中国势必会在全球治理中承担更多的责任。

中国大举进军足球界与其在外交舞台上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一脉相承,是对现行政策的延伸。中国的投资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是,由于中国经济呈现多元化发展趋势,且在国际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我们有理由相信这股投资势头将会继续下去。

全球化益处多,中国乘势而上

在《足球经济学》(Soccernomics)一书中,体育记者西蒙·库珀(Simon Kuper)再现了西班牙国足的成功是如何与西班牙融入经济市场齐头并进的。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西班牙足球发展呈明显的上升趋势,国际赛事三连冠(2008年、2012年先后在欧洲足球锦标赛中夺冠,2010年世界杯夺冠)更使其足球运动发展到了顶峰。

有趣的是,库珀也将美国足球的发展归功于全球化:“美国足球的发展是衡量当地日常生活全球化程度的指标。在美国,对足球最感兴趣的两个群体莫过于移民和沿海精英,而他们恰好是全球化程度最高的美国人……据估计,现在约有4300万拉美裔居住在美国,比1980年增长了三倍,大致相当于西班牙的总人口数。而大多数拉美裔美国人都来自喜爱足球运动的墨西哥。美国拥有全球最多的年轻足球运动员。如此看来,美国国家队发展如此之快就不难理解了”。

同样地,经济全球化也改善了世界各地的生活水平。据世界银行统计,自1990年以来,贸易的发展使极端贫困人口减少了一半。就中国而言,《经济学人》曾详细报道过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巨大收益。过去十年间,数亿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占全球繁荣增长的19%。如今的中国积极采取“一带一路”等行动,进一步推动全球化发展。

近几个月来,中国足球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提高球队能力,并向欧洲俱乐部投资数百万元,学习他们的执教经验和市场经验。可以说,中国借全球化的浪潮推动经济发展,创造就业机会。它也希望足球市场的全球化能为自己带来同等的收益。全球化中有赢家也有输家,中国需谨慎行事

2016年,随着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大选落幕,全球化进程受到严峻考验。总体而言,全球毫无疑问都逐渐好转,但并非所有群体都享受了收入增加和生活水平提高的福利。事实上,有些情况不容乐观。研究表明,随着美国的制造业逐渐向中国转移,美国低技能工人的处境每况愈下。

戴安娜·科伊尔(Diane Coyle)表示,在自动化与全球化双重动力的影响下,全球化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但其造福于人的速度也并非是同步的。布兰科·米兰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提出著名的“大象图表”,将全球收入分配具体到了百分位,并指出它是势头迅猛的经济全球化中最大的“非赢家”。国际社会也没有出台相关政策,保护全球化中的输家。等到人们意识到这一切时,为时已晚,难以再采取有效措施解决该问题了。在认同某些价值观的选民中,选举风波被急剧扩大。英国“脱欧”行动中可以看到移民的影响。一些选民认为,外籍工人应对失业问题负责。因此,一些政治家巧妙地将自己的信息传达给这些人。在美国,全球化造成的损失导致基于身份认同的群体逐渐成形,非经济问题的重要性也随之抬升。

一直以来,足球迷都生活在这样的小宇宙中。如何平衡俱乐部与国家队之间的轻重缓急,一直未有定论。在欧洲,移民推动了国家队的种族多样化。瑞士投票表决是否应限制移民时,很多瑞士人就迅速指出了这一点。外籍球员的涌入确实提高了欧洲联赛的质量,但可能会牺牲国家利益。一项分析显示,在上一届欧洲锦标赛上,只有37%的球员参与了自己国家的联赛,而25%的球员都与英国俱乐部有签约关系。

人们担心当地体育文化会受到侵蚀,而更加广泛的足球商业化只会雪上加霜。一般情况下,只有少数几个俱乐部能够从中获益。在英国过去的20个赛季中,只有五个队伍赢得过联赛(其中一个为从属于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的莱斯特城)。而大部分电视转播收入都来自顶级联赛。与此同时,50多家俱乐部已破产。

中国会密切关注这些动态,而且中国明显会对联赛中工资过高和转会问题保持警惕。中国足球协会已出台相关规定,限制球场上的外籍球员数量,并宣布对亏损俱乐部外籍球员的转会费征收100%的税收。中国政府在国际经济中是否也会如此谨慎行事,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有趣问题。

企盼胜利

中国球迷间流传着一个很有名的笑话:某位国人死后升天,见到上帝。上帝说可以实现他一个愿望。不幸的是,这个人的愿望即使是上帝也无法替他实现。于是,上帝说让他再许一个愿望。这个人就说:“我希望中国能够赢得世界杯”。上帝停顿了一会,说道:“你刚才的那个愿望是什么来着?”

不过,随着全球权力中心东移,中国继续推动全球化,众神可能也无法掌控中国足球的胜利了。

作者:Stefan Hall, Project and Engagement Specialist, Information and Entertainment System Initiative, World Economic Forum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0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