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消除恐惧:正视伊斯兰教

25
2017

消除恐惧:正视伊斯兰教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转载请标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本文来自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年会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许多坚定的世俗主义者。他们痛恨宗教,然而宗教却并未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有人预言,宗教、信仰、传统——甚至是上帝——会日渐式微。事实证明,他们是错的。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近来,这个问题困扰着整个西方世界,尤其是欧洲。如果我们不再对宗教抱有敌意——目前的主流态度即是如此——那么答案将显而易见。

如今,世俗化的思想,尤其是像“新无神论主义者”们所信奉的那样,忽略了宗教的价值,认为宗教只不过是安抚无知民众的一系列观念、传统、行为。讽刺的是,在17、18世纪、乃至19世纪,无神论者们认识到了宗教的实用价值:宗教可以为教育程度不高的人们提供道德教化。但今天,许多人都秉持着愤世嫉俗的思想,打着宗教的旗号,从事着利益至上的行为;换句话说,他们的做法只是顾及面子而已,他们并不想完全与信教群体割裂开来。

美国的开国元勋们也同样认识到了宗教的作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中规定了信仰自由的原则。包括国会在内的大部分的立法机构,在会议正式开始前,都会由宗教领袖做一段祈祷。

然而事情的变化总是迅速的,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欧洲。如今,欧洲滋生出了一种强烈的“反宗教”情绪;而在更为宗教化的美国,事态也愈演愈烈。这种情绪使人们想起了“政权还俗主义”——法国曾奉行这种思想,要求宗教团体不插手公共领域的事务。

然而,所谓的“伊斯兰法西斯主义”却为这种“反宗教”的浪潮火上浇油。这种思想认为众多穆斯林人口占多数的国家的悲剧正是由欧美国家及其所奉行的价值观所导致的——欧美社会也因此人心惶惶,混乱不堪。此外,许多人——尤其是对规范的伊斯兰教思想不甚熟悉的人们——还认为伊斯兰教并不是一个宗教,而是一个“政治邪教”。

相应的,这种思想也使得国家主义、仇外色彩浓厚的极右翼势力再度复苏。他们大声疾呼,要求彻底清除一国之中关于伊斯兰教的任何痕迹,绝不允许伊斯兰教势力在他们的祖国扩张。至少在欧洲,这种右翼势力的主张,使人们想起了离今天并不遥远的上世纪3、40年代:法西斯主义、纳粹、共产主义纷纷兴起,这段历史是人们不愿意回忆的。值得注意的是,“伊斯兰法西斯主义”这一名词,却使人们将当下激进的伊斯兰教运动和二十世纪早期欧洲的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

令人头痛的移民问题

从很多方面来看,近几十年来,穆斯林人群在欧洲的生活并不美好。二战后,许多穆斯林来到了英国,帮助重建战后面目全非的城市。他们中有许多都来自欧洲国家——尤其是英、法的殖民国。大体来说,即居住区隔离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他们新来乍到,不被欢迎,也无法融入这个当地的社会。

他们的孩子就是在这勉强称得上是“移民问题”的背景之下成长的:一方面,他们因背离父母的祖国而感到孤独;而另一方面,在这片新的土地上,他们被视作外国人。在这些人中,的确有很多人成功地融入了新社会。但同样也有许多人背离了他们父母的价值体系。他们极易被“伊斯兰法西斯主义者”的激进主张所影响——“伊斯兰法西斯主义者”宣扬一种简单但却激进的意识形态,这也是其“退出策略”——而有些对其深信不疑的人,甚至会对其出生地的公民犯下骇人的罪行。

“伊斯兰法西斯主义”日渐蔓延,穆斯林移民群体使得社会并不安定,二者使得法国、英国、荷兰等欧洲国家把所有问题的责任都推卸给了伊斯兰教。但这种把伊斯兰教信仰作为激进思想的根源的看法,只会使得问题加剧,使得极端主义者所宣扬的未来更有说服力:西方世界将与伊斯兰教开战。

去年美国总统大选,就有蛊惑人心的言论传出,称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仅支持美国本土的“恐伊”运动,还大肆宣传欧洲各反宗教政党。政府高层人员对于伊斯兰教的攻击只会助长极端意识形态的扩散,尤其是在处于重重包围的移民、难民之间——他们正处于经济困难之中,缺乏安全保障。

法国学者雅克·阿塔利早在1991年所著的《千禧年:未来世界秩序的赢家与输家》(Millennium: Winners and Losers in the Coming World Order)一书中就预见到了我们今天所面临的危机。如此之多来自非洲、中东的难民绝望地从冲突横行、衰败不堪的祖国中逃脱,使得欧洲各国产生了一种“受围心态”,使得美国采取孤立主义的态度,还使得了全球化的世界变成了今天的模样:什么都可以进口,即使是从人们最为惧怕的地方。

日渐兴起的伊斯兰教

据估计,目前居住在欧洲、美国的穆斯林分别有4000万、600万之多。穆斯林群体的出生率比西方本土人群要高。有一种反宗教的观点认为,西方社会可以摆脱穆斯林而存在,这毫无根据;而把西方社会中的穆斯林群体描绘成里应外合的内奸,更是无稽之谈。然而,恐惧、威胁仍未因此消除,我们仍身处两难之境。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最可行的方式是,以最真诚、最切实的行动接触穆斯林群体——尤其是最有影响力的领袖——并与之建立密切的联系,提升其经济状况,并让穆斯林群体重新感受到,他们是“有选举权的公民”。西方绝大多数的穆斯林都从他们居住的国家受益,并对其拥有的就业机会心怀感激。他们希望国家能够有所行动,使得年轻一代免受意识形态问题的困扰。

预防恐怖主义的最好方式,就是让人们了解伊斯兰教的宗教文化。关于这个世界、关于他们自己所信仰的宗教的知识,能够让年轻人在面对极端的意识形态时,不再愚昧无知、人云亦云。

在很多方面,我们并未能很好地帮助身处危机之中的穆斯林群体。我们并不比他们优越,我们只是更加幸运。对于那些信奉伊斯兰教的人来说,无论是优厚的生活,还是穷困的生活,都是一种考验,都需要他们作出回应:前者需要他们参与公共服务,后者则需要他们保持耐心。对他们来说,最大的优待,就是能在一片繁荣的国土上幸福生活;而最糟糕的情况,则是卷入一场战争——尤其是一场内战。

如今,世界各地内战频发,如果人们能铭记这位雅典政治现实主义者关于战争对人类造成的影响所做出的叙述,将是大有裨益的,尽管他生活的年代离我们已经有两千年之久。

革命,给希腊城邦带来了无数沉重的苦难。在和平、繁荣的年代,国家、个人的有着更高的标准,因为他们不需要参与非自愿却必要的事务;但战争,剥夺了人们闲适的生活,是一位野蛮的老师,把人们品性的水准,拉低到了与他们的命运相当的高度上。——修昔底德

作者:Hamza Yusuf Hanson,扎图纳学院(Zaytuna College)校长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由世界经济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彭永康

责编:刘博睿

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7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