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人们眼中的世界为何如此不同?

9
2016

人们眼中的世界为何如此不同?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你是否在某次争吵后扫兴而归,然后期待着对方道歉?

你后来等到道歉了吗,还是对方也在等你道歉?

你是否在做完审计评估、技术评估后纳闷,为什么一群专业人士会得出看上去这么荒谬的结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同一件事,人们的看法为何会如此不同?

分歧产生的原因之一:人们往往都是朴素现实主义者。

什么是朴素现实主义呢?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坚信,自己眼中的社交互动已经是它的真实面目。对于我们读过或看过的东西,别人也会自然而然地以相同的方式来理解它……

当然,前提是他们和我们一样,已经仔细地对内容进行了思考。总之,我们所了解的现实都是真的,所以与我们有分歧的人都是无知、无理、有偏向性的。

然而,社会心理学研究却发现,对于同样的社交互动现象,不同的人可能会以他们各自的知识和经历为背景,用不同的方式进行诠释。

这项发现也是社会心理学最为不朽的成果之一。

金融时报《卧底经济学家》作者Tim Harford最近写到了“朴素现实主义”,称之为“一种蛊惑念头:认为我们的眼睛不带偏见色彩地容纳了世界的本来面目。”

他继续谈到,这是一种极诱人的幻象,以至于每当我们碰到与自己观点相左的人,我们都会本能地认为对方受到了错误信息的影响,而不去质疑自己想法的合理性。

著名心理学家 Lee Ross也认为,朴素现实主义诱使人们相信,在政治、人际或其他方面,自己是经过仔细、合理、公正的分析后才得出的观点。

但是,正如Ross所说,我们的个人现实并不是对客观现象的准确临摹,而是掺杂了认知和解读的观察结果。

我们的大脑尽其所能将感官所获取的信息加以同化,但这个过程也涉及到收入信息与大脑本身存储内容的互动和对比,如之前经历过的类似现象、或处于此环境中的其他物件等。这一点可以在下面这张静态图中体现:

image


图片:世界银行
 

图中的点没有动,却看似在动,这是因为色彩对比和形状位置的相互作用。根据Ross的看法,我们的政治观念和这些实际没在旋动的点并无二异。

在大多数情感支配的问题中,客观观点是不可能存在的,尽管辩论双方都觉得自己是基于现实的一方。

1995年,Ross和Andrew Ward共同书写了一份报告,名为“调解纠纷的心理障碍”。

在报告中,两位科学家总结道,朴素现实主义使得人们在处理政治争论时带着这样的“自信”:“理性开明的言论”会自然而然地消除分歧,他们观点的客观性会说服对方加入统一战线。

遗憾的是,这种自信往往很“短命”,因为在听了对方截然相反的看法后,人们通常不会被说服并改变意见。

于是,我们便会猜想,这种执着背后一定存在着某个合理的解释:一般来说,对方要么是没有能力进行理性思考、要么是被一种不可靠的信息来源洗脑了,比如有线新闻或吹牛专家。

要想打败朴素现实主义很难,因为这种幻象太吸引人太风靡了。

事实上,在国际发展中,对立观点经常出现。经济学家、人类学家、科学家、传播者或其他领域学者可能会基于他们的专长,对某个问题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

捐赠人、国际组织和地方机构,可能也会对项目的执行方式、时间和地点产生分歧。在地方试图实施某工程的所有权时,朴素现实主义也很常见:当项目没有达到其宣称的目标时,常用的解释之一是,地方缺乏政治意愿和承诺。

但是,这种评价并没有考虑到地方的私利和动机。此外,在后冲突和脆弱的合作伙伴国家中,政治解决手段经常被质疑,也就是说,即使往好了想,政治意愿也已经是支离破碎了,所以在政策方向上,他们自然会为了私利而挣扎一番。

尽管如此,为了提高合作性、增进人们对不同看法的接纳性,我们依然有几个妙招可循。

1.  不要判断得太仓促。

人们一旦对一个人、一件事认定了第一印象,即使又有新鲜反差大的信息流入,也很难再形成新的看法。如果你的同事看上去对你有所抵触,你一定要谨记这一点:他们对你的第一印象可能不是那么积极。

2.  问问对方正在想什么。

通常,我们只想着让对方明白我们的看法,却忘了问他们自己的感受。当我们意识到自己与同事有着不同的观点时,先问清楚他们的意见可能会对我们接下来的诠释有所帮助。

3.  寻找反面信息。

我们往往去找一些能证明自己观点的事实,这再自然不过了。但这可能会让我们陷入不必要的沮丧之中,因为我们已经假定,事件的发生、观点的形成都建立在我们所拥有的信息之上。相反,逼迫自己找一些反面观点吧,然后想想它们何时何地能够成立,这也能提高你的创造力和问题解决能力。

4.  别总想弄清楚谁是对的一方。

不要把解决分歧看成是一次证明自己正确、别人错误的机会,把它看成一个迷题,双方必须共同努力才能找到分歧的根源。

5.  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

这本来不必多说,但人们总需要被提醒:并不是所有人都与我们有着同样的价值体系,更不用说经历和知识了。


作者:Roxanne Bauer是世界银行运营通讯部门企业与外部关系(ECROC)顾问。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原文刊载于 World Bank People, Spaces, Deliberation博客;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周森

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