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千年一代”的未来责任

4
2016

“千年一代”的未来责任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在经济和政治领导阶层陷入危机的时候,我们应当指望谁来掌握未来视野、重塑人类社会?交给年轻人吧!这颗星球终将交由他们来掌控。

资本主义和领袖的危机

资本主义正在经受一场考验。以全球化的发展闻名、将发展视为第一要务、以GDP衡量幸福感的自由市场体系,正遭受着挑战。

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引发了全球经济萧条,导致了投资和消费低迷的量化宽松阵痛,许多人已经无法忍受社会状况了。

面对挑战,人民呼吁领袖行动,却发现他们碌碌无为。如果你还不相信民主政治已经面临面积,不相信民主治理难以选出优秀的领袖,那么看看如今美国大选的“惨状”吧。

新问题亟待新领袖解决

我们的国家、地区和全球性政治制度和范式都存在问题。尽管许多人发出奇怪的预言,但实际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但我们着重观察当今社会遇到的问题,为什么如今的制度无法解决当今最大的几个挑战?

谁应当并且能够解决下列问题:

  • 中东、非洲和欧洲郊区的青年人正感到经济上的困惑和幻灭,而极端分子正通过许诺给予他们人生意义和价值,诱骗他们加入“圣战者”的队伍;
  • 企业正从福利市场中抽取利益,却无需接受相应的质量管理;
  • 政治家成为了某个行业的顾问,不久后又负责监管这一行业;
  • 免征增值税和所得税的非营利组织,也参与了自由市场的竞争……

这些问题是社会、政治、商业或者文化问题吗?有没有一种制度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和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答案是没有。因为要解决当今的这些挑战,需要跨越政府、公众和民间领域的战略性解决方案。我们生活在一个由政治持续塑造商业市场的时代;而决定政治的则是游说的金钱,和新闻媒体的舆论影响链。一个沮丧的公民社会,又和试图直接改变市场和国家政治环境的草根政治运动缺乏联系。

当今时代的领导阶层,是拥有跨领域经验和整合能力的领导人的集合。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将这些个人和组织称其为“三领域选手”,因为他们敏锐的跨越了传统领域的影响界限,将不同的制度逻辑转化、拆解为公私权力、政府与民间、民间与私企三大范围内的合作和解决方案。

发展面向21世纪挑战的领导阶层

大学仍然只教授经济、工程学、法学和药剂学等固定的专业课程。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怎样发掘未来领导人呢?

医学院将如何教会未来的医生,为医疗技术打造用户体验设计,让更多的医生被技术淘汰?什么商学院课程能让学生拥有社会政治性商业活动的悟性,在避免牺牲贸易质量的前提下,帮助私营企业正当参与在社会福利部门中的经营活动?工程学课堂又将怎样培养具备社会意识的工程师,让他们发展扩展性技术,以协助社会发展、参与天灾的救灾工作?

有些年轻人已经意识到,他们将从事的职业将跨越领域界限,挑战传统就业市场的分类模式。这样的人在初创投资领域还不成规模,但这种商业行为将必定把私营、公民社会和政府领域的组织、资源和活动等等连接在一起;我们将这类年轻人称为“多语言领袖”。我们深刻地意识到,“千年一代”的年轻人天生就是这样的领袖。

关于“千年一代”人才的前途

千年一代时常会受到广泛的批评。因为他们无法容忍遵循常规,他们缺乏忠诚、以自我为中心,他们不会单纯地去追求传统意义上的“好工作”“高收入”,而是倾向于寻找并追求人生的意义。

他们是历史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一代人,但他们又拒绝接受高等教育。这一代人认为,从哈佛辍学比起上完课程,所获得的价值会更大。因为通过自主学习,就可以更快更轻松的掌握编程等就业市场需求强烈的技能。

千年一代喜欢能够将社会职业发展和经济机会同企业目标相结合的雇主。在投资行业的影响下,我们注意到了这一趋势:我们通过将社会或环境目标、横跨公私民间三大领域的专业技能发展、以及跨领域解决问题的思维范式有机结合,吸引到了一大批千年一代的青年才俊。千年一代有时候会让他们的老板和家长感到失望,但他们作为数字化的一代,仍然在成为企业家和世界公民的道路上大有可为。

未标题-1

图像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我相信“千年一代”将拯救这一时代,因为他们拥有发展为“三领域选手”的理想态度。

第一,千年一代在工作中渴求目标和决心,他们在消费者市场中长大,他们不会认同那些不理解这些市场的政治家。他们不会支持损害他们应得福利的市场。他们不会为了无法用价值观吸引人才的雇主工作。

第二,千年一代渴求在领导阶层中获得真实感:他们会质疑一切,不获得真相绝不满足。他们要求领导阶层认识到企业自身的挑战、能力限度和失败经历;他们希望领导层能够邀请他们共同解决影响“三重底线”的复杂问题。

第三,千年一代不尊重、不盲信权威和制度:你不可能完全掌控他们。他们不会死心塌地的跟随你,但他们可以成为你企业的员工。他们不会长期待在某家公司或某个行业之内,而是会跨越传统界限,致力于追逐吸引他们的目标,解决问题;为此,他们能够在专业人士、政治参与者和企业家之间灵活转换。

第四,千年一代不是雇员,而是“大使”:他们通过与他人的交流和对话,本能的建构对事物的理解,做出决定,并向他人传播自己的理念。
学会吸引、模拟、利用青年一代才能的雇主,将在未来数十年内掌握强力的竞争优势。他们将看到自己企业的界线,持续不断地受到来自跨越政治、商业和诱人目的的交流和融合的挑战。作为雇主,如果你想成功,我可以给你一条建议:认真衡量跨领域经验、和青年一代人才的技能建设,并给予回报。这样不论他们在你的企业中工作两个月还是好几年,你都能培养出有能力跨越社会层次的“大使级”人才。

本文是“超越GDP”系列文章之一,您可点击此处阅读更多文章(英文)


本文由达沃斯博客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作者:亨里克·斯托姆·迪尔森(Henrik Storm Dyrssen是瑞典斯德哥尔摩莱克赛尔社会投资(Leksell Social Ventures)的总经理。

翻译:达沃斯博客翻译小组·钟源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世界经济论坛博客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达沃斯博客 达沃斯博客

本博客为世界经济论坛中文博客在财新网的镜像博客。这里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人士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