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一个TPP的世界:中国的应对

一个TPP的世界:中国的应对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当“TPP俱乐部”在美国亚特兰大签署协定时,大部分中国人还沉浸在国庆假期的余欢中。

目前看来,这项由美日牵头、10个亚太国家共同参与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似乎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明显伤害, 但它很可能对中国和未来全球贸易带来巨大的系统性影响。

中国被排除在此俱乐部之外,这不是一个意外事件。从美国战略层面看,奥巴马已公开表示:“美国,而不是中国,应当书写全球经济规则。”

但是TPP谈判的推进步伐也取决于战术的考量:奥巴马希望能够把TPP纳入其政治遗产。

虽然从经济角度看,TPP包含中国将有利于促进美国经济。可是,奥巴马政府担心,中国入局会拖延谈判进程,恐无法在其任期内结束谈判。

同时,从地缘政治角度看,TPP的签署与中国形成的对立,这也是奥巴马的地缘政治牌,以此来争取国会批准TPP。

中国需要惊慌吗? 现在不必。 因为,TPP协定达成后仍需要12个签署国各国议会的批准,在此之前不会对中国经济立即造成影响。

对于日本、加拿大、特别是美国来说,说服议会批准这条路并非坦途。截至目前,美国国会尚没有一个议员公开表示支持这份协定。

美国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在民主党大选首轮CNN电视辩论中就明确表示她“不支持”TPP协定。在美国难以预测的政治变局中,通过此协定的难度可见一斑。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就算协定能够获得美国议会的通过,这其中所需耗费的时间可达数月乃至数年之久。 美国与韩国、哥伦比亚、巴拿马分别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在签署后,花费了4年时间才通过议会批准。 事实上,美国与韩国就某些条款重新进行了谈判,协定猜得到国会通过。

如果本次的TPP协定在2016年获得了所有12国的批准,中国经济将因此受损吗?

答案是,中国因此受到的直接经济损失并不大。最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主要竞争力在制造业上,而TPP中的发达国家对制造业产品进口关税已然非常低。

自1995年乌拉圭回合谈判建立世贸组织(WTO)以来,日本55%和美国47%的工业制品已实现零关税。

这次TPP协定的一项重要的市场开放成就是对大米、牛肉、乳制品、糖类等农产品出口关税的降低,而中国是大多数农产品的净进口国,因此不会有什么出口损失。

然而, TPP协定对中国经济造成的系统性影响可能是巨大的。

首先, 协定的溢出效应或对中国企业在全球价值链的运营造成影响。处于全球价值链中的部分TPP成员国可能在产品、环境和劳动力等方面要求更高的执行标准,中国作为供应方,虽然不是TPP成员国,也必须满足这些标准。

在由大型多国集团控制的全球供应链中,中国企业的上游企业可能是TPP成员国,下游商业伙伴可能也是TPP成员。也就是说,无论中国是不是TPP的成员,中国企业的商业运营必须向TPP的高标准靠近,否则就会被踢出全球价值链。

TPP协定会带来的另一系统性影响是,它可能成为日后区域或多边自贸协定的实际标杆。

毕竟TPP协定是全球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区域性贸易协定,涵盖全球40%GDP的经济体,并在市场准入方面进行了大幅开拓。

更值得关注的是,此份协定中对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劳动者权益保护等方面设立了严格了纪律。 协定在药品专利保护方面还存在很大争议,关于环境和劳动者权益方面的条款能否全面执行,也有待观察。

如果TPP获得批准,不管中国愿不愿意,它都将面临新的游戏规则。

中国对TPP签署做出的快速反应是投身于各种自由贸易谈判中,希望以此抵消对一些TPP成员国出口的下滑。

比如,中国有意加快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 RCEP) 的谈判。RCEP的16国中,有7个是TPP成员国。

在中韩两国最近签署自贸协定后,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也可望加速。

中国早先也提出了“一路一带”战略,将贸易和投资作为重要的合作领域。中国也把与欧盟、与美国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放到更重要的位置。

参与各种贸易谈判是一个必要条件,但是这还不够。

如果说中国加入WTO实现了市场开放的“第一代”改革,那么现在就是中国启动“第二代”改革的最好时机,重点则应放在市场监管领域。

两项具体的监管改革,可能成为中国经济在“TPP时代”提振竞争力的前提:

第一,建立国企在市场上的“竞争中立”规则,如消除国有企业长期享有的政治优势和市场垄断地位,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按照目前TPP协定的标准,一旦中国国企参与到和TPP成员国挂钩的价值链中,它们的商业运营方式将会受到严苛的考验。

第二, 加强环境与劳动者权利保护。中国在这两方面已有健全的法律法规做保障,但在执行过程中碍于地方政府的GDP崇拜、媒体管控和缺乏司法独立性而大打折扣。

中国地方政府需在环保和劳动者权利保护的执行层面肩负更大责任,还应当保护并鼓励积极的依法治理行为,并赋予媒体更多权限。

本次TPP协定的通过和执行仍需一段时间,中国应利用好这个机会窗口,推进监管改革,为进入一个TPP的世界做好准备。

 


作者:成帅华是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执行董事、耶鲁大学2015年世界学者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