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达沃斯博客 > 拖延症究竟是一种什么心理?

拖延症究竟是一种什么心理?

*原文刊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并附上原文链接

“我爱截止期限,”英国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曾写道:“我喜欢它们呼啸而过的声音。”

我们都有过想要完成一个项目却一再拖延的经历。有时候是因为我们没那么在意它,但另外一些时候我们很在乎——然而我们最终还是在做其他事。我就是这样,我在有很多试卷要批改的时候在打扫屋子,尽管我知道我需要去改试卷。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拖延呢?有些时候我们是天生如此吗?还是我们处理工作的方法有问题?

我的研究“追求目标”就是围绕这些问题展开的。这项研究能从神经科学的角度提供一些线索,让我们了解我们为何拖延以及如何克服它 。

做,还是不做

一切都始于一个简单的抉择,做规定的任务还是其他事:做另一件事、找点乐子或什么都不干。

决定做某件事的动力源于我们完成此事的成就感。心理学家称之为这件事的主观价值。而从心理学角度看来,做其他事的成就感超过了做当下这件事时,拖延就出现了。

这种思维方式揭示了一个战胜拖延的简单窍门:相对于其他事,找到方法来大幅提升做眼前的事的主观价值。你可以提升这项任务的价值,降低干扰事项的价值,或两计兼施。

比如,我可以试着集中精力想为什么改试卷对我很重要,而不是打扫屋子。或者我可以想想打扫实际上多么令人不快,尤其是与蹒跚学步的孩子共处一室的时候。

这是个简单的建议,但按它来行动可能是相当困难的,主要是因为有太多因素会降低做眼前的事的价值了。

遥远的最后期限

人们判断事物的价值时并不是完全理性的。例如,一张一美元纸币在今天和一周后的价值完全相同,但它的主观价值——拥有一美元的感觉有多棒——取决于面值之外的其他因素,比如我们是什么时候得到它的。

人们这种倾向于根据时间将低钱币和其他物品贬值的行为被称为延迟贴现。比如,一项研究显示,平均来说,人们认为三个月后得到100美元与立刻得到83美元等值。他们宁愿损失17美元也不愿意为更丰厚的回报等上几个月。

其他因素也会影响主观价值,比如一个人最近挣了或损失了多少钱。关键点是客观价值与主观价值之间并没有完美的匹配关系。

延迟贴现是拖延的一个因素,因为完成一件事发生在未来。完成某件事是延迟奖励,所以它现下的价值被降低了。最后期限越是遥远,现在就做这件事就显得越发没有吸引力。

多项研究表明,拖延倾向遵循延迟贴现的经济学模型,并且在认为自己是拖延者的人身上表现得更夸张。相较于其他人,他们将提前做完某件事的价值降低得更多。

提高完成任务的价值的一种方法就是让终点看起来更近些,比如,对未来奖励的生动想象能减少延迟贴现。

没有什么是徒劳无功的

完成工作不仅仅因为发生在未来而被贬值。一件事也可能仅因为它费功夫就不讨人喜欢。

新研究支持脑力劳动本身就更费事这一观点。因此,人们普遍会选择更简单的任务而不是较难的。而且,如果你感觉工作很难,相应的主观成本则更高,尽管可以通过已完成工作积累的经验来抵消脑力成本。

这导向了一个有趣的预测:人们越觉得工作困难就越是会拖延。这是因为一项任务耗费的精力越多,把这些精力花在其他事上得到的收益就越多。经济学家称这种现象为机会成本。它让做那些看起来困难的事感觉像是损失。

一组研究表明人们在不喜欢的任务上会更加拖延,这是铁板钉钉的 。这些结果显示,减少做一项工作的痛苦,比如把它拆解成更熟悉和更易掌控的小项,可能是减少拖延的有效方法。

我做,故我在

我们把拖延当成评价事物的一个副作用时,这将完成任务归为动机的产物,而不是能力的果实。

换言之,你可能很擅长某事,不论是烹饪美味佳肴还是写故事,但如果你没有完成任务的动力或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它就可能被搁置。

正因为此,作家罗伯特·汉克斯在最近给伦敦书评的一篇文章中,将拖延描述为“倒胃口”。

这个“胃口”的来源可能有点棘手。但我们可以认为,像我们对食物的食欲一样,这是某种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文化和自我认同感密切相关的东西。

那么如何提高工作任务的主观价值呢?我和我的研究生曾详细写过一个有效的方法,就是将任务与你的自我概念联系起来。我们的假说认为,一件被认为对个人的自我概念重要的事对那个人有更高的主观价值。

正因为这个原因,汉克斯也写道,拖延可能起源于无法“充分认识未来的自己”,即那个与目标最相关的“自己”。

因为人们被激励保持积极的自我概念,与个人身份或自我相关的目标,其价值自然水涨船高。

将工作与更直接的价值来源相关联,比如生活目标或核心价值,能填补造成拖延的主观价值的赤字。

 


--------------------------------------------------------------------------------

本文系与《The Conversation》合作共同发表,不代表世界经济论坛同意其中观点。

作者:艾略特·伯克曼 俄勒冈大学心理学系助理教授;约旦·米勒—齐格勒 俄勒冈大学心理学系博士生

翻译:【教育无边界字幕组】首席拖延官

校对:【教育无边界字幕组】misssty



推荐 0